Author: 羅烈師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下午4:0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西門與南門

午餐後,走出城隍廟,春天的午後時陰時晴,四十歲盛壯之年的林占梅是在這樣的季節裡決定毀家紓難,率眾南征嗎?正在穿越時空幻想時,爸爸突然給我難題:
「當年那場聚會結束後,林占梅離開城隍廟後,是怎麼走回家的呢?」爸爸看我一臉疑惑,接著又說:「早上我們尋找淡水廳衙署時,不是談起潛園及北郭園嗎?潛園就是林占梅的家!妳帶我去找吧!」
我已訓練有素,立刻攤開古地圖研究。地圖上顯示,潛園在挹爽西門邊,就倚靠著城牆而建築。「地圖上城隍廟前的太爺街應該就是現在的中山路,沿路筆直地西行,就會到潛園吧?」我們順勢走到中山路與西大路的交叉口,百貨公司跟明志書院停車場矗立左前遠方處,可是潛園似乎真的潛藏起來了。
爸爸教我比對古地圖與現在地圖的石坊街,我驚訝地發現兩者竟然一模一樣。於是我推論道:「石坊街的盡頭,也就是現在中山路與石坊街的交叉口,就是西門,那麼潛園門口就在這附近了!」
潛園門匾
「就在這裡!看到了嗎?」我們穿過西大路,略向右行,鑽進一道狹窄的巷弄,「潛園」兩字赫然眼前。「史書上說:林占梅『工詩書,精音樂,組潛園吟社,士之出入竹塹者無不禮焉,文酒之盛冠北臺』,他二十九歲時就開始經營潛園,園內有釣魚橋、涵鏡軒、陶愛草廬、香石山房、碧棲堂、小螺墩、爽吟閣、蘭汀橋、吟月舫、浣霞池、宿景圓亭、留香閘、雙虹橋、清滸橋、逍遙館、林下橋、梅花書屋、著花齋、三十六宜、掬月弄香等景點。」爸爸拿著準備好的資料唸給我聽,可是我所看見的只有殘磚敗瓦,倒是入口那咸豐五年的潛園二字書法依舊渾厚遒勁。
「西元1895年殖民者揮軍進入竹塹城,指揮總部設在潛園;後來近衛師團長的行館也設在潛園的爽吟閣;至1920年市區改正時,潛園被現在這條中山路割裂,只有爽吟閣遷移到新竹神社旁,潛園最終被這城市遺忘。」離開潛園前,爸爸說得十分感慨。此刻,走出遺址,市政府在路的盡頭,典雅之中,帶著幾分殖民者的威嚴。站在中山路上,憑幾瞥潛園的殘磚敗瓦,想像這城市守護者林占梅的壯志風流,可能已經太不切實際了。
「十九世紀中葉,新竹出現了兩座名園,潛園在西門內,所以稱為內公館,至於外公館就是北門外的北郭園。潛園被府前的中山路穿透了,北郭園則被站前的中正路終結了!甚至連名字都沒留下!明天我們再訪北郭園,這個傍晚我們就往南門出城吧!」爸爸規畫好了隨後的訪查路線。
幾分惆悵中,我們的腳踏車沿西大路南行,經過還僥倖地留下名字的明志書院後,折向南門街與武昌街。南門不見蹤跡,我們由地下道穿越鐵路,來到了竹蓮寺一帶。打開古地圖,我問爸爸:「為什麼這兒叫做巡司埔呢?」
「新竹東南山區一直是竹塹廳城安全的威脅,清朝政府便設置了竹塹巡檢署,有二十名壯丁駐守於現今竹蓮寺一帶。這些民壯沒有薪資糧食可領,只讓所有民壯就近開墾,以作為生活及防衛所需,這塊屯田草地就被稱為巡司埔,也成為捍衛竹塹城的武裝部隊駐地。」爸爸解釋道。「這些軍人真是好辛苦啊,工作危險,還沒有薪水!」我真替這些人擔心又抱不平。
「南門外這塊漢人與原住民交鋒的最前線一直不平靜,乾隆五十一年,也就是1786年時,淡水同知潘凱在這裡遇害,有人認為凶手的就是原住民。四十年後,仍有原住民出草的紀錄。這種緊張關係直到道光十四年金廣福大隘建立後,才完全解決。」或許就是這種不安全感吧,救苦救難的觀音菩薩,就在這兒受供奉。竹蓮寺的觀音據說在康熙末年時在現今明湖路的御史崎附近被發現,而迎回現址建成小祠禮拜。至乾隆四十八年,也就是1783年的時候,建成寺廟。由於當時城外邊種植了許多竹子作為屏障,而蓮花是觀音聖潔的象徵,所以就把觀音廟命名為竹蓮寺。竹蓮寺香火鼎盛,與城隍廟及外媽祖,並稱三大廟。

向觀音頂禮之後,由南大路,轉到西大路,我們決定從寶山路回到金山面的家。
竹塹城南門外金山面四至圖
資料源來:台大淡新檔案17301_16

繼續閱讀:《晨晨的新竹歷史踏查》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下午4:05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