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上午7:49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信仰

城隍廟總讓我迷惑,而這種迷惑在肚子餓時,顯得格外強烈。為什麼呢?明明這兒是個很有名的廟宇,可是偏偏我對它最深刻的印象卻是來自米粉、摃丸及蚵仔煎等地方特色小吃。爸爸似乎看出我的迷惑,領著我逕自穿越熱情的店主與滿案的食物,走進了城隍廟。
首先映入眼簾的新竹市政府解說牌「全國位階最高的城隍廟」,立刻引起我的問題:「城隍爺也分等級嗎?」我問爸爸。
「城隍配合傳統中國的地方行政體制,可以分成『都城隍』、『府城隍』、『州城隍』及『縣城隍』。原本淡水廳的城隍爺屬於縣城隍,至光緒元年,也就是1875年時,北臺設一府三縣,竹塹改為新竹縣,由於當時艋舺的臺北府尚未建成,於是淡水廳署仍暫時為臺北府署所在地,因此縣城隍升格為府城隍。又據廟史的資料,光緒十五年時城隍廟建醮,當時的疏文已晉封為『新竹縣都城隍』,從而成為臺灣位階最高的城隍廟。」爸爸回答疑問時,我們已由三川殿進入廟中。
穿過廊道,還沒看見正殿的城隍爺,威風澟澟的文武判官、范謝將軍及捕快便立刻勾起我童年的敬畏心情。那年的元宵節爸媽帶我及哥哥來城隍廟逛花燈,雖然布置於整座廟廊道上的花燈很新奇,但是遊客實在太多了,爸爸索性把我扛在肩膀上,讓我好好端詳每座花燈;誰想到,花燈沒看著,我卻被那些鬼魅般的神偶給嚇哭了。
「這殿裡的神祇依舊讓晨晨害怕嗎?」爸爸再次看穿我的心思,言語中有幾絲寬慰的意思。其實隨著自己懂事後,早已理解了神的威嚴本來就是要讓壞人心生恐懼,不敢犯錯;但是我們都是好人,根本不必害怕。
「當然不會!」我跟城隍爺頂禮之後,跟爸爸走進了後殿,再向城隍夫人致意。對於童年的記憶我只是一笑置之罷了,反而想到先前檢視地圖時,發現廟宇佔了地名的一大部份,於是便與爸爸開始討論這個現象:「這種敬畏的心情正是安定社會的力量,對嗎?」
「沒錯!城隍爺就像地方官一般,想犯罪的人都害怕他的威嚴!犯罪少了,一般人也因此得到了安全的保障。所以啊,清乾隆十三年,也就是1748年,早在淡水同知正式在竹塹城辦公的八年前,城隍廟就已建成了。這等於說,沒有政府沒關係,但是要有安定人心的城隍爺。這也就是為什麼淡水廳城的老地圖上,會有這麼多廟宇的原因。」
2013竹塹城都城隍市民參與夯枷儀式的情形
資料來源:新竹市政府公關與新聞科提供
我們走回判官、將軍及捕快拱衛的城隍正殿,爸爸指著樑上的大算盤說道:「『世事何須多計較,神天自有大乘除』,正因為我們在人間所做所為無所逃於神明的鑒臨,因此一定要為自己一時的錯誤,深切悔悟。直到現在,城隍廟還循古禮舉行『夯枷』儀式,每年農曆七月一日,信徒至正殿城隍爺面前「求枷」,像犯人一樣紙做枷具套在脖子上,請求城隍爺贖罪。經道長代讀疏文還願後,隨『陰陽司公』及七爺八爺等遶行市區街道,最後在水田福德宮,由道長主持「脫枷」解厄儀式。焚枷之後,整個夯枷儀式完成,信徒的罪愆得以救贖。」
「所以這就是城隍爺對一般社會大眾人心的安定作用!」我知道宗教的重要性,但是經過爸爸對夯枷儀式的分析,我也了更深的認識。
「同治元年時,彰化發生了戴潮春的反政府事件,大甲以南,嘉義以北紛紛響應,很多政府的高級官員,包含淡水同治都被殺害,一時竹塹城人心惶惶。當時城內已有功名的富紳林占梅,募集鄉勇,南下克復大甲、彰化,歷經四年,平定了這場亂局。」走出廟門,我正疑惑著爸爸為什麼岔出話題時,只聽他指著廟埕,接著說:
「那年的暮春,林占梅集合了鄉民,就在這廟埕上發表演說,說服眾人不要自亂陣腳,而且更要參與平亂!當他當眾宣布捐出大部份家產以支應軍費時,全場動容。」
「真是個偉大的故事!所以宗教不只是撫慰了人心,對社會及政治都有很大的影響力!」經過城隍廟一遊,我學到了宗教、歷史與社會的密切關係。我想大概就是因為這些重要性,使得宗教跟一般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才會使得廟前廣場變成了大家常來的地方,難怪需要這麼多的攤位餵飽大家的肚子,看來宗教跟經濟之間也有不小的關係!
我們在廟裡待了好一會兒,甚至午餐時間都要過了,連忙坐下,點了炒米粉與摃丸湯。可能是對廟多了幾分親切吧,我和爸爸似乎特別飢餓,還多吃了肉丸與蚵仔煎。
1882年城隍廟扭送私賣紙枷者案卷之封面,可知夯枷習俗久遠(資料來源:台大淡新檔案)。

繼續閱讀:《晨晨的新竹歷史踏查》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10月15日 星期三上午7:49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4年10月15日 上午8:28 , 羅芳偉 提到...

    晨晨解密了為何多年以來城隍廟外有形形色色美味的小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