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下午4:3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七、高山青

從山前的咖啡店啟程,走近水,我們神遊了一百七十多年來華人巴剎跌宕的歷史;爬上山,幾乎看著拉者起木屋,又看見屋塌了。比達友下山四方播遷之際,華人祖先們重履斯土。是的,這確實是個多元種族的砂拉越小鎮,山前的咖啡店裡,客語、馬來語、華語、比達友語依然紛陳。
只是,那方瑟冷布山與砂拉越河山水之間的土地,是否會召喚地上的人們成為同一個地方社會的子民呢?
目前看來,歷史仍然不是「一個」歷史,當代也不是一個當代,對於新堯灣的華人而言,近在咫尺的瑟冷布與比達友,其實仍很遙遠。
這兩年文化資產議題在馬來西亞大小事不斷,先是檳城旗鼓與柔佛遊神列入文化遺產;而首都吉隆坡捷運與蘇丹街保留,則角力方酣。此皆華人在馬來西亞青史重要而不可磨滅的貢獻,學者亦在華文報刊痛陳《此城將亡,歷史何在?》。
華人理當搶救自己的文化資產,無勞多言;不過,會不會有一個跨越種族樊籬的地方社會,共同挽救彼此的文化資產?

壬辰(2012)七月,我在水月宮昇平臺前,欣賞慈悲娘娘文娛晚會。西馬來的紅牌歌手,唱跳俱佳,美麗的她步下舞臺要跟觀眾握手致意,並獻上壓軸表演時,朱唇皓齒裡,迴盪出「高山青,澗水藍……」。一時勾起我的疑惑與期望:「何時瑟冷布也可以成為我們新堯灣華人的高山?」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下午4:33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