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sii Lo
•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上午7:49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縱谷裡,震天軋響的重型機車,把「獨坐敬亭山,相看兩不厭」的我拉回現實。

現實是這個苗栗台3線上名喚獅潭的客庄,長期處在人口外移的窘境。五十年前這兒狹窄農田、茶園與山林養活了一萬多人口;半個世紀過去了,這兒居然僅餘五千鄉人。而且離開的女人又比男人更多,因此這客庄是台灣本島中,外籍配偶比例最高的鄉鎮。

獅潭的土地面積約八十平方公里,超過台北縣板橋市的三倍,但其人口卻僅及板橋的百分之一。那麼真的是那繁華崛起又比肩擦踵的新台北如斯幸運,而這乏人聞問又侷促一隅的村落何其不幸嗎?

讓我先說說我的獅潭日子吧!

暑假田野實作課程的第四天,下午請來了貪戀鄉居而來此購地築屋的學者,我們本想請他從產業的觀點,剖析獅潭的社會變遷。豈料,學者馭繁以簡,卻分享自己的山居與古道的心情。在學者幾番質問是否已品嘗過獅潭生活時,我們才驚覺自己雖居鄉間,卻只知道調查、訪談與鎮日枯坐案前整理資料,活脫脫宅男宅女模樣。

於是我們決定暫且拋開研究的束縛,試者體會鄉居的生活。隔天,儘管前夜我們因討論功課而超過午夜才就寢,但是天方初曙,我們仍勉強地起床,出發前往仙山靈洞宮,準備強登廟後的仙山古道。

仙山古道位於獅潭鄉新店村,可以通往南庄,全程約需八小時,被稱為神仙縱走。我們並未打算走完這神仙道,只想登上海拔九百六十七公尺之全程最高的三等三角點。

古道起點處那蜿蜒的石階已經令我們氣喘吁吁,好不容易走完後,立在我們面前的是高峭的陡坡。雖然好心的山友沿路綁上繩索,以利攀爬,但是要在二百公尺內,爬高六十公尺,還是令人望而生畏。

我們手腳並用,歷經幾番驚險,一行五人終於登頂。站在海拔近千的仙山上,晨雨初霽,獅潭與南庄在我們腳下;苗栗後龍中港兩溪之出海口俯拾可及;北方的新竹街市也隱約可見;甚至海峽巨輪也駛過眼前。

這一切在天光雲影的覆蓋下,顯得那麼自然,又那麼不可思議。我們忍不住合照,又急切地要求隨行的攝影高手,拍下一張張「桌面等級」的精采相片。

回程連續下坡的台階,我們雖然有點不勝腿力,甚至微微的發抖,但是我們內心充滿喜悅。這就是山林迷人之處吧,登高望遠,讓我們遠離塵囂,感受一種若即若離的神聖感覺。

回到投宿的民宿後,我們稍事梳洗,有人出門約訪村落的報導人,有人打開電腦整理山上的照片,我則打開電腦繼續整理我的田野資料。日子似乎回到原來的軌道,然而,感覺卻已完全不同。

我想重機引擎是一聲心情吧,它們對城市呼嘯抗議與要求解脫。那砸爛吉他,回歸恆春,不小心掉入殖民愛情悲劇,然後紅遍華人世界的台北歌者,不正也是這樣的心情?我們住在都市,又急切要它升格,可是內心對山林又驛動不已。

獅潭有幸,亦復不幸,城市生活的我們都有責任增益它的幸福。

(2009/7/6立報)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上午7:49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