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下午7:2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中元抢孤

中元前夕,在咖啡店与村民聊及抢孤,听说了几十年前的往事。围绕着丰盛的供品,乡人与土著全部跃跃欲试,结果有个人不小心绊倒,顿时全场蜂拥而入。「那时的总理就是本固鲁的爸爸,眼看仪式还没结束,就这样抢成一团,气得拔起普度场的甘蔗,追打众人。」在座乡人你一言我一语,笑语连连,说得眉飞色舞,历历在目,似乎也预期着今年的抢孤盛况。
中元盂蘭勝會會場前坡眾合影
七月十五一大早,来到升平台前,总理福首等人载来红色隔屏与方桌、竹篙、塑料麻绳及甘蔗等,开始布置普度场。首先用绳围住升平台前广场棚架的所有钢柱,将水月宫与升平台原本南北向广场格局,转置为东西向的普度场,并且以东边为出口,用两束甘蔗,做成拱门;其次再用隔屏与两张方桌搭成神案;最后在东边出口的右方,也摆上两张方桌作为拿督公席,并且在旁边竖起灯篙竹备用,如此费时约一小时,即完成了普度场的基础布置。
午饭后继续完成普度场的布置以及祭品摆设的工作,前者主要由新尧湾的仪式专家黄姓法师指挥处理,后者则由总理福首共同负责。
两张前后连接的神案上置一只香炉、烛台、酒杯与供品,供品包含水果、粄面包子、以及猪头、鸡与鱿鱼三牲等。香炉后,靠着隔屏,香炉内插着桃红纸板制成的神牌,上书三排共30位神明,分别为上排五尊:昊天金阙玉皇大帝、南斗星君、北斗星君、太阳星君、太阴星君;中排十二尊:慈悲娘娘、九天玄女、司命帝君、关圣帝君、元天上帝、紫微大帝、王母娘娘、华陀仙师、东丘圣帝、华光大帝、天上圣母、真君大帝;下排十三尊:协天大帝、三山国王、五显大帝、水母娘娘、天师老祖、黄老仙师、拉督公公、大伯公公、齐天大圣、龙神帝君、大伯婆婆、感天大帝、善邦公公。
三十位神尊皆备有真人大小的神袍,一一夹挂在神案两侧隔屏与棚架的细绳上,几乎围住半边的普度场,醒目而壮观。
普度场东边入口甘蔗拱门门楣上,悬挂纸制「盂兰胜会」横幅及「盂兰胜会拔六道出离迷途,神光普被度四生脱诸苦海」门联;两枝短竹竿挂上纸糊柱香灯,立于门柱边;竹子架成的盥洗盆置于门左,右侧角落则设拿督桌。拿督桌亦设香炉,供品略少于神案,亦未立神牌;桌旁则竖立灯篙。这拿督桌是伯公桌与灯篙的结合,但尧湾人称为拿督桌,并且认为是本地新创的。
法师指挥众人布置普度场之时,总理与福首陆续载运回坡内外赞助之「礼篮」及家户的供品。实际上,这一天的上午巴剎店主已开始在门前摆设香案,普度孤魂,特别是总理家门的香案即供奉非常可观的各式干货食品与水果,此为私普;此时,总理福首便将这些供品收走,运到庙前参与八港门的普度,是为公普。
普度场从入口到神案长20米宽10米的广场上,已铺上四路长形塑料布垫,用以摆设载回来的供品。总理福首们自车上搬下供品时,刻意地散置供品于地上,格外显得供品丰盛。至于礼篮则依序排列在升平台上,以备最后的抽牌(摸彩)。
下午的布置工作费时约两个钟,至三点半左右,中元盂兰胜会的仪式正式展开了。仪式分成两阶段,分别为下午请神与午夜辞神。请神由法师率总理福首及乡人持香,向众神表达庆赞中元之意,凭箁证明诸神降临。法师全程皆口语,未使用文本。诸神既已降临,再赴拿督桌请神,亦凭箁确定神已降临后,正副总理升篙灯,召请孤魂前来领受普度施食,完成了下午的仪式。
这一阶段约二十分钟,这之后,一直到夜里,村民便开始陆陆续续前来上香,带来的供品散置地上,并插上普度旗与柱香。同时,总理福首开始将纸钱堆成井圈,俾便夜里烧化与众孤魂。
从下午到午夜是孤魂乐享施食的时刻,同时这一夜仍有第27天的阿娘生文娱晚会,升平台上的表演者面对的不是餐桌上饮宴谈笑的内外坡众,而是一地的供品与不可见的阴间孤魂,颇耐人寻味。八点左右,焚化纸钱,翻动的火焰提醒众人孤魂已受惠。
每回新尧湾夜里的活动总会有小区性质的「自卫团」着军装维持交通秩序,今夜自卫团人数明显增加,而且直接在普度场戒备,颇添紧张气氛。这一夜显得漫长,到了子时,法师终于站在神桌前,准备辞神,环绕在普度场绳圈外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开始明显地陷入兴奋躁动的情绪中。自卫团与细绳当然阻隔不了群众的热情,气氛高亢,秩序在失控边缘。这一天正巧是马来西亚国庆节,本固鲁拿起麦克风,华语客语夹杂地诉说国庆与盂兰胜会的意义,他用尽说理、安抚、威吓、乃至命令之能事,希望群众稍安勿躁,等「点纸炮」后,才能开始抢孤。为了禁止坡众拿大型麻袋争抢,本固鲁不惜召告群众,谁用布袋,大家就抢他的,有事本固鲁负责,群众闻之一致大声叫好。
然而,在这喧嚣的声浪里,神案前的法师与下跪的总理福首,需要宁静地向众神致谢,并送神离去。不堪神圣言语屡屡被打断的法师与总理,回头以神态及口势要众人安静,众人声浪稍止,法师好不容易向神表达了敬意,再以圣箁证明,结果竟然连续三度辞神不成。「掷没箁,跪,跪」回荡在普度场,全场明显肃静下来,大部份村民闻声下跪。说来神奇,果然一掷圣箁了。这十分钟的辞神仪式过程,张力十足,令人难忘。
随后总理与福首将神袍、长钱与普度旗等火化,比且象征性地先拿回部份普度祭品后,才燃放鞭炮。众人热烈地抢收地上的供品,不过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扫而空,皆大欢喜。

最后则是抽牌,由于礼篮甚多,深夜一点多才全部抽完。华语与马来语双声带的报号声,让这恩泽广被幽明两个世界的中元,也打通了友族之间的隔篱。
---------
繼續閱讀:《阿娘的土地》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下午7:23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