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下午11:19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羅教授,我們怎麼跑得贏他們年輕人啦?」路跑才結束,社區的婆婆媽媽們便圍著我抗議。沒有不悅,只是她們的語氣帶著濃濃的期盼。
學院所在竹北市六家,本是傳統的饒平客家林姓為主的聚落,受高鐵新竹站都市計畫的劇烈衝擊,農田全變成高樓大廈,人口從十年前最低潮的不足三百人,到現在超過九千人;原來的客家老農聚落當然崩潰了,代之而來的是年輕的科學園區及周邊從業人員世代。
幸好當年農業生產血脈所繫之東興圳未被毀棄,圳路所經小聚落的老房子也被保留,轉型成20餘座大大小小的為水岸綠帶公園。同時,老居民也未真的離去,只是領回區段徵收土地後,還住在老家附近。
這些老住戶喜歡笑稱自己是原住民,而稱近來移入的居民為新住民。幾年來,新舊之間,多多少少培養了一些社區感情;三年前,我們客家學院也成了新住民,進駐這傳統聚落已崩潰,而新社區意識尚未形成的社區裡。
這社區的危險與機會正是這一群被保留的老建築,當年保留文化資產的好意,卻因政府缺乏預算修復與活用,所以現況極不樂觀。某次第3號公園老建築何去何從的座談會裡,老住戶展示老照片,訴說生命的感動後;新住戶卻理智而冷靜地回應,他們沒有這種感動,反而要求拆去老屋,改建公園。
為了設法創造社區意識,我號召大家沿著圳路慢跑,先好好感受這人文水岸綠帶的美好,然後再一起慢慢討論可行的辦法。
今年是第三屆六家路跑,人數從第一屆不足百人,第二屆三百人,到本屆七百人。有趣的不僅僅是人數的增加,而是更多不同背景社區居民的參與。也由於人數的增加,我們只得限定前200名才能獲得紀念T恤。
今年我們準八點鐘鳴槍起跑,接近五公里的路程,不到16分鐘就有田徑好手拔得頭籌;而且前幾名不乏馬拉松好手。但相對的,最後一位年近八十的老先生,卻在一個半小時之後才走回來。
「羅教授,我很認真吶,不敢停下來,結果才三百多名!明年要分組啦,我們前年有衣服,去年也有衣服,今年卻沒衣服了!」一位媽媽這樣抗議著。甚至活動都結束了好一陣子,我們已復原場地了,一位老婆婆仍意志堅定地就是不願離開,還把她512名的名次卡塞到我手裡,說她不要摸彩品,要我賣一件紀念T恤給她。拗不過這位既熟悉又總是支持我們活動的長者,我領她到我的辦公室,偷偷地把我自己的紀念T恤送給她。
我想婆婆媽媽的抗議其實是個好消息,這個活動引起了社區內不同背景的人群參加,而對於紀念衫的抗議,意謂著對這團體活動的充沛向心力。
那麼如何讓這些不同的人群融合在六家社區,彼此沒有競爭,只有對社區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有相近的願景呢?或許明年我可以把路跑辦得更制度化,再把那些婆婆媽媽全部號召過來擔任路跑活動的志工,這樣身為工作人員的她們就可以得到紀念T恤,並且高興地看著年輕人奔跑在她們曾經耕耘的田園中。
照片說明:路跑後的摸彩活動,感謝徐仁清提供。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下午11:19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3 留言:

  1. 2012年6月3日 下午9:47 , 兆書 提到...

    老師,我真的覺得跑步好難,以前當兵跑個三千就累個半死....前兩個禮拜我去捐血,護士說你的血管太細,不好抽,可能是太少運動了!我聽到整個傻眼,因為以前每次捐血都沒有這樣的狀況。於是我這幾天晚上下班回家吃飽飯都會去外面快走半小時,走得累死了.....

     
  2. 2012年6月5日 上午8:16 , Asii 提到...

    呵呵呵,後生人啊,愛運動喔!我正為年底的馬拉松備戰中,希望你也會喜歡跑步。阿師

     
  3. 2012年6月6日 下午3:48 , 兆書 提到...

    我以前很愛爬山,只是後來膝蓋受傷之後就減少爬山的字數了,不知道老師喜歡爬山嗎?我可以哪天下午找老師您一起去爬犁頭山嗎?聽說山頂的展望很好,可以俯瞰整個六家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