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sii Lo
•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上午7:47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學院的研究生論文計畫發表會上,具有國小主任身份的碩士專班研究生,對學校客語教育的成效表示了近乎絕望的憂心,他的心情令我立即想到學院才剛辦完的第二屆客家研究國際研討會。

兩天研討會中,客家熱心人士對於客家成為公事語言殷殷切盼,不斷地要求與會者以客語發表論文或參與討論。這樣的情景十餘年前在中央大學客家研究中心籌備處初成立之時的研討會起,筆者不知經歷多少次;也因此,在辦理本次研討會之前,即在行政院客委會支持下,號召一群客語教師們,組成口譯團隊。

本次研討會裡以客語發表或評論論文的學者雖然不是那麼多,但是我們組成的口譯團隊,藉由簡易的器材,立即同步口譯服務,獲得不少好評。然而,口譯團隊本身對於口譯成果卻有許多意見。

檢討會上,口譯團隊從設備、經驗、議程安排到講者習慣等,提出了十分全面的改進意見。這些意見一言以蔽之,就是希望能建立一個可以輕鬆用客語發言的會議環境。

目前國內幾乎沒有這樣的會議環境,即使在最高客家事務主辦機關的會議中,最常見的開場白是:「由於許多與會者聽不懂客語,所以我就用國語發言了。」可以輕鬆客語發言的環境必須具備兩項要素,其一是方便使用的固定式口譯耳機;其二是口譯人才。

一般學術會議由於議程緊湊,發放或借用臨時耳機往往緩不濟急,講者受限於時間,往往放棄使用客語。特別是客家學術會議,一場會議動輒兩三百人與會,臨時之口譯設備難以應付。

至於客語口譯人才方面,雖然整體客語口譯制度無論人才培訓、標準化測驗與證照等,目前皆在萌芽期;而且華語口譯客語也受制於客語書面化工作並未全面展開,尚難執行;但是具有客語能力可執行客語口譯華語者則隨處多有。

綜而言之,筆者由本次國際學術會議經驗得知,如果能夠提供一個具備固定式口譯耳機的會議硬體環境,那麼提供客語口譯華語的服務是很容易做到的,如此則一個友善的客語會議環境即可建立,而以客語討論公事就不是大問題了。

客語的傳承包含家庭、學校與社會三個層面,家庭方面雖然行政院客委會客語家庭之類活動有其象徵意義,值得鼓勵,但是家內之事,政府其實真能施力者十分有限;學校方面,教育部的鄉土語言教育執行以來,提高了客語地位,但是其實質成效行家皆知堪憂;至於尚可努力者就是社會層面了,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營造一個客語無障礙會議環境,再搭配適當的口譯人才制度,那麼客語公事語言的理想就不是那麼遙遠了。

總之,行政院客委會應該可以考慮以立法手段要求客語人口較多的縣市鄉鎮公私機關設置無障礙會議硬體環境;然後繼客語檢定制度之後,研擬辦理客語口譯證照制度,藉以形成一群客語口譯師執行口譯工作;再配合較為積極的口譯政策作為,如此必能為客語傳承再添幾把薪火。

(2009/1/4)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上午7:47 ,所屬標籤為 ,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