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下午7:54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跑在金寶
之一 Excuse me
才從人行與自行車的幹道沿湖轉向小道時,後方響起女子「Excuse me」的輕軟呼聲。

這是下榻金寶之次日,前晚友人月色之中,領我夜賞他所任教的拉曼大學。此校地逾千畝,水居其半,環湖築舍,可稱雅緻。禮堂居其中,柱紅瓦藍,高廣莊嚴,睥睨南望,則彷彿學子拾級中道,魚貫北行,過泮池而叩問。於是今晨曦微便從投宿的西湖(West Lake)南岸開跑,打算好好領略校景。出發後,沿湖畔道路,隨著幾輛單車,穿過校門後,繼續跑在湖邊。
西湖南畔北望拉曼大學校園
別以為這些湖泊是天然形成的,其實它們是十九世紀中期以來,開採錫礦的結果。人們挖走了錫礦,留下了無數大小深淺不一的漥地,積雨之後,成了湖泊。空中鳥瞰,彷彿幾千幾萬隻眼睛,在陽光下眨眼。這一眨眼,草木蟲魚咸集,生態豐富,水鳥棲築,甚至候鳥也不再北往。於是學校豎起了觀賞區的導覽牌,讓人們在此駐足欣賞。
漫覽之際,腳步未歇,越過了環校道路後,轉向校園中心「優湖」之湖畔小路。正是此時,「Excuse me」呼聲響起,我未及反應,那女學生已連人帶車撞進了樹籬。“I’m so sorry, I didn’t notice you.”見是華人,改口:「妳還好嗎?」幸好那女孩沒受傷,也還平靜地下車,拉出單車,說了聲:「沒關係!」腳一蹬,趕著上課去了。我警覺地儘量靠著路邊前進,而一輛輛單車從後方滑過,讓我不自覺地加快了速度,跑離這肇事現場。
轉過幾棟建築前廊及湖畔餐廳後,沿湖由禮堂左側經過,告示牌提醒人們小心有蛇,但我相信除非日上三竿,怕冷的爬蟲是不會出門的;因此,雖然注意前方有無異狀,但仍輕鬆地通過這全程最原始的路段。就這樣繞行了優湖一圈後,回到了西湖北畔,接著又原路再跑了一圈。
這樣的里程我估計不足五公里,跑癮未癒,因此,轉向禮堂,自中道直穿堂前門廊而過。再由環校道路,繞行整個校園一圈,才依來時路出校。此時,上課時間近了,學生與教職員的汽車、摩托車、單車等,絡繹不絕。除了我之外,整座校園沒有任何人運動,又驚見校警除了攔車確定來人身份之外,竟然也偶爾查看步行或騎車學生之證件,看來我竟然成了潛入校園的不速之客了。
Excuse me, UTAR Kampar,原諒我擅闖校園。
------

繼續閱讀:馬拉松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8月12日 星期二下午7:54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