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上午8:14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誰殺了范吉生
清光緒十年(1884)中法戰爭爆發,法軍進攻淡水被擊退後,開始海上封鎖台灣,而且直到這一封鎖行動一直持續到隔年六月才解除。此時的新竹縣知縣一如台灣其他各級行政長官正愁於海岸防務,偏偏新埔、竹北與湖口交界的坪頂埔,亦即現稱湖口台地的東緣,竟也爆發民間的武裝衝突,或許可以誇大地稱為茶園戰爭。
衝突並非始於這一年,光緒八年夏季新埔街劉姓與藍姓族人所組成的金六和公號便已向新竹知縣備案,表示公號所有之坪頂中心埔所種植的茶葉及地瓜遭人惡意破壞。兩年後,坪頂埔又發生破壞事件,金六和再度告官直指湖口糞箕窩的羅家余家與呂家,就是破壞的嫌疑人,而羅家等則隨即遞狀反告金六和侵佔土地,表示坪頂埔是周圍四大庄人的牧牛牛埔,雙方數度在坪頂埔持械對峙。
淡新檔案中本案193份文件的封面
此時法軍已封鎖台灣,台灣行政官員無暇顧及內政司法事件,只能諭令兩造解散;於是衝突終於擴大,甚至導致新埔范吉生喪命。然而即使出了人命,衝突仍未停止。半年後,亦即光緒十一年(1885)夏季,金六和帶著狀紙來到竹塹城官署,指名控告湖口糞窩羅阿圓等人攜帶武器,藉故接奉官諭,處理紛爭,實際上卻是在坪頂埔毀損金六和名下的茶園,燒毀屋,還搶奪財物。金六和與佃人帶著多份受害及損失清單,范吉生遺孀的狀紙也直接指稱殺人兇手就是羅阿圓,請求知縣主持公道;而湖口糞窩羅家為主的枋寮、番子陂、新社、糞箕窩四大庄人,則不斷地主張坪頂埔是他們的土地。
雙方激烈爭奪土地所有權的過程中,最原始的土地所有權人「熟番」竹塹社開始捲入,番生員廖瓊林支持四大庄人,參與遞狀;波羅汶的錢榮和卻與他的漢佃金建茂公號再起波瀾,聲稱坪頂埔是他們的土地,且以劉銘傳開山撫番之理由,請求同意其土地權之請求;甚至連擁有淡嘉彰屯千總職銜的錢登雲,乾脆呈文福建巡撫劉銘傳將整個鳯山崎收歸公有,以資防務費用。
多方投狀又各執一詞的結果,這個案子纏訟到光緒十二年年底,歷經徐錫祉、彭達孫、方祖蔭三任知縣,地方勢力如波羅汶張家及竹塹城林鄭二家皆參與調解,牽涉及問訊兩百餘人,數十被留置待審,多人因而重病,甚至一人瘐死獄中。最後知縣親自介入坪頂埔的所有權,在新埔湖口間官道堆石為界,要求各方和解下,才於十一月十八日報請台北知府結案;只是范吉生命案的真相,卻未水落石出。
本案一方之新埔金六和所繪地圖
這個案件列為淡新檔案編號2251022514兩案,合計193件,內含一幅地圖,很可能是淡新檔案中份量最多的案件。
即使如此,全案並未真的結束,錢榮和及金建茂佃戶的損失未獲賠,其土地所有權的請求未獲知縣審理;而造成事態擴大的范吉生命案,真相未明,未見緝兇。事隔一年後,錢榮和遞狀投告,要求續審;甚至又隔年,即光緒十四年五月廿八日再投訴狀,逕自控告竹塹城之內外公館林鄭二家包攬訴訟,要求再審。

一方位居鳳山溪與紅毛港上游,本來不利農耕、僅係官道所經的各庄交界牛埔,由於茶產業的崛起,意外引發四方粵庄的緊張關係。本案因民事之土地所有權糾紛及財物毀損而起,又涉及刑事命案,其中竹塹社人微妙的地位、閩粵各地方勢力與官方的相互交涉、及知縣判案的模式等,凡此種種皆呈現了十九世紀末台灣地方社會真實的樣貌,值得深究。也或許會有一位高明的劇本作家,可以用范氏遺孀的口吻,轉向現代人控訴,究竟是誰殺了范吉生?
---------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上午8:14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