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下午4:37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週末前夕,赴新竹縣文化局文化資產科,參與吳濁流故居的展示規畫與工程設計的審查案,吳老(1900-1976)這新埔故居一堂三橫,很難容納他百轉千折的文學與人生。設計師想填太多資料進這合院,與會的文學、建築與設計專家期期以為不可,未與會的策展專家更直言「這是一個沒有主題意識的展示」。只是,切問嚴批似乎無法真的解決設計困境,讓這案子向前推進,會場氣氛低迷。我於是不揣固陋,寫下了展示主軸,結果似乎當場解決了問題:
吳濁流是台灣新文學的先驅者之一。
起初在殖民的日子裡,他以為漢詩才是台灣主體,所以他寫詩,後人甚至稱他為鐵血詩人;等到漢真的渡海來了,他發現漢竟然不在乎台灣,於是他回歸庶民書寫,用自己的生命經驗創作小說;令人悲傷的是,他已被訓練成只能用殖民者的語言,書寫自己的台灣心情;於是,他說自己是亞細亞的孤兒。
晚年的他,創立了台灣文藝獎;回到新埔故居,更異想天開地想用一間老房子與幾個書架,建立台灣藝文資料中心。最終,書架尚未上漆,這孤兒就留開人世間了。不過,現在,他未完成的事,我們用台文系所實踐了他的夢想。
我們的展示就把這精神說出來就好了,至於小說與漢詩本身,就交給台灣文學館吧!
吳濁流故居畫作(引自新竹縣文化局官網)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12月8日 星期六下午4:37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