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下午2:14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高速公路尚未跨足老街前,廟後背(miao heu boi)的世界是所有老街孩子最刺激的遊戲場。我們遠望圓柱形的羅屋「笠母塔」,總說它的塔頂像個橡皮擦;葉塔的大斜坡是我們最愛翻滾的場所。然而,回到家後絕對不敢告訴大人,免得挨罵,因為那是幾個宗族的靈骨塔!
除了祖塔之外,湖口的宗族還擁有公號及公廳。最常見的宗族之公號宗族之姓、數字、及「和」或「合」等三個字所組成。「和」意謂和諧,「合」表示結合;數字則為兄弟或堂兄弟之個數。例如:周三合、戴拾和。周宜尊有三個兒子,故其子孫以周三合為公號;戴南珠有十個兒子,故派下子孫以戴拾和自稱。宗族公號象徵兄弟之間,雖然已經分灶、分產,但是公廳上的阿公婆大牌永不分割,兄弟間仍能和諧共處,並持續地結合為一個整體。這些公號顯示了宗族的分支、和諧、溯源、合流等團體共同願望。拓墾時期亦即十九世紀的前三十年,至少已經出現了羅合和、廖三才、周三合等三個宗族公號。再經一代至同世紀六十年代,張六和、戴拾和、陳四源、王合春等公號也相繼成立。而且直到十九世紀末期,仍陸陸續續有葉和明、葉扶順、傅合源、黃六成、周義和、盧電光、戴義隆、余四興、呂衍達等宗族公號出現。這些公號絕大多數直到今日仍然存在,仍然繼續作為宗族的共同稱號。
筆者之來臺祖羅鵬申公派下祖塔掛紙後留影
湖口宗族有兩個最重要的儀式空間,一個是「拜阿公婆」(bai a gung po)的公廳,神龕上供著刻滿祖先名諱的「大牌」(tai pai);一個是「掛紙」(gua zhi)的「祖塔」(zu tap),內部安厝所有祖先的骨骸。對湖口人而言,生命的真正完成是「合火」(gap7 fo3)。撿骨之後,一個湖口人的骨骸被放入祖塔;合火之後,他的名字也寫在公廳大牌之上。至此他的骨骸與名字將永遠與祖先同在,也同時成為祖先的一員,接受後代子孫共同的歲時祭祀。因此,對個人而言,只有家族才能舉行這一套攸關個人漫長生命的最終定位的生命儀式;反過來說,這樣的儀式促使後代子孫組成一個共同祭祀的團體。無論他是否留在故鄉,最後他的名字與骨骸都要回到新竹。而他的子孫每年都會回來公廳祭拜所有的祖先,到祖塔掛紙(gua4 zhi3),也捐納丁錢維繫家族事務的運作。
廟後背的祖先遺骸安厝大湖口山麓,他們的名字也都寫在不遠處的公廳大牌上,寒來暑往,他們在這裡凝視諦聽,從來不曾離開過湖口老街,也一直和後代子孫們生活在一起。

附註:本文原刊於《老街講古》,近來老湖口羅屋擬議拍攝製作宗族紀錄片,刊於此供相關工作族親討論之用。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下午2:14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