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下午5:17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進了Taman Siniawan的咖啡店,點了早餐,才要坐下,便見本地的本固魯隔幾桌外,正與人寒暄。於是我便上前致意一番,而本固魯也順便介紹了這位老街的燕窩商人。咖啡O上桌,生意興隆的週末早上,水粄則尚須等待。等待中,本固魯帶來一對儒雅的夫婦;我們用英語相互自我介紹,得知他是位退休教授,住在Beratak,刻正努力地保存自身的比達友文化。他們用餐罷,還錢離去,我則開始享用水粄。幾箸之間,瞥見遠邊角落閱報的比達友男子,竟然是我日前才拜訪過的瑟冷布文化遺產活化計畫(Revival of Serambu Heritage)執行秘書,他同時也是鄰縣的縣長。我們隔著半間咖啡廳招手致意,像個老朋友般。飯後,走向櫃台,幾張令吉在手,老闆娘卻表示,剛剛老街商人已把我的錢還掉了。這就是新堯灣一間華人咖啡店尋常的週末早晨,但讀到這裡,你應該也發現了,它同時也十分適合在此展開一齣多元種族社區的故事(待續)。
瑟冷布山前的咖啡店
繼續閱讀:誰的瑟冷布(之二)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下午5:17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