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下午5:52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病在田野,聊以文章自娛。
之一 沈默交易
夜裡,才閉上眼,一群人隨即進入我的房間。他們的體形剪影般貼著天際線,放下了東西後,在岩後等待。我劇烈地咳著,每咳一回,一群人進來,一群人出去;拿走東西,也留下東西。我突然意識到,難道是打地舖的我吵到地下的他們?於是開口喊道:真抱歉,各位朋友,吵到你們,就隨便你們來來去去吧,我沒關係。於是依舊咳著,人群依舊沉默地交換著貨物。身旁一位男子似乎為我解釋這交易的邏輯,但生病的我好像不能思考,仍納悶著。他最後指著我的登機箱旁說,這剩下的22令吉,就是你的了,你看,沒損失吧!正好這時我又幾輪猛咳,吵醒了自己。有點冷,厚紙墊旁的Garmin顯示十二點多。
之二 我要怎麼dai
小店老闆娘,一位親切的安娣正要關門外出,我衝過去叫她等一下,我要進錢。她問進什麼錢,我說digi五令吉。她說:我要跑了,只能賣set給你,15令吉,不用tax。我無奈地付錢,接過儲值卡。那怎麼進啊?就dai number囉!看來她連一秒鐘不想多留,我只得應好。兩位女性友人搬東西上車,等著她。我跟著她關門,問說妳要去哪啊?她的神情像個小孩子似帶著點羞怯說:金寶。我想一定是什麼好玩的事,不讓我們這些男人知道。走回住處的路上,她們的車一下超越了我,揮了揮手,摘下近視眼鏡,用老花眼貼著看了卡上說明,阿姆哀,馬來文啦。對著早就走遠的車,我問,那我要怎麼dai?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下午5:52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6年10月19日 下午4:07 , 陳玉真 提到...

    好久不見了~老師...
    真是逗趣的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