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下午5:1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金寶撞見余東璇
終於理解,為何友人帶我初次走進務邊(Gopeng)小鎮,指著余廣路(Jalan Eu Kong)與馬廄時,眼下那掩不住的神采。
這暑假籌畫了與拉曼大學合作的馬來西亞移地課程,14位交、清與中央的博碩士班與大學部學生將隨我到霹靂州近打河谷的三個小鎮田野調查三週,學生們事前要像背包客般打理好自己生活與研究細節,帶著問題走進田野,返臺後,再寫成論文報告。
訓練背包客的老師,當然不能偷懶。兩回造訪,已帶回幾幅印象;此刻,趁著週末繼續在網路上「肉搜」資料。學術論文與調查報告自然是首選,政府網站會有基礎資料,google maps適合神遊,維基百科則是路邊攤,就這樣拼拼湊湊著了解遠方那三個小鎮。
仔細閱讀拉曼大學學生大學畢業的學位論文,忍不住想弄清楚20世紀上半葉對小鎮影響深遠的人物時,在google鍵入「余東璇」,立刻發現香港報刊以誇飾的口吻報導:
余東璇於1877年在馬來西亞檳城出世,風流倜儻的他在一生中娶了11名妻妾,育有13個兒子和11個女兒。他于1941年去世時,堪稱亞洲首富,會計師花了50年的時間,才理清他的資產。
報導還引述了“Path of the Righteous Crane-the life and legacy of Eu Tong Sen”《余東璇傳》作者Ilsa Sharp的話語:
余東璇是余廣的獨生子,余廣在霹靂州開採錫礦並且開設了首家「余仁生」藥鋪余東璇13歲時余廣去世,21歲接手事業時,錫礦和藥鋪生意都面臨危機。於是,余東璇花了3年時間在森林裡探礦,結果陸續找到十多個錫礦,聘請工人多達12000人。他因此致富,還被稱為「錫礦大王」。
香港淺水灣的 Eucliffe
引自Timothy Fan部落格
除了錫礦,後來他也投入橡膠培植事業、房地產和金融界。1927年余東璇移居香港,一生瑰麗的故事易地勃發。他在新、馬和香港的超過12棟別墅地理位置風水講究,但裝潢卻帶有濃濃的歐洲古堡風格;電影鉅子邵逸夫的婚姻與事業,與他密切相關;熱衷養馬與賽馬的他,推進了香港的賽馬事業;香港之有余東璇路,一如務邊之有余廣路。這些林林總總,再多說就成了八卦與番外了。
翻檢自己行前田野(pre-field)拍回來的照片,余東璇的名字以奉獻者的身份鑄在金寶(Kampar)小鎮信仰中心金寶古廟的主香爐上。那時我視而不見,而今屈指一算,卻見廟成當年,這富豪年方27,縱橫捭闔於白人統治者、馬來蘇丹以及閩、粵與客家各籍人群之間,以錫礦大王之姿,率眾向觀音上香的身影。
原來,幾絲愁容,難掩老態的小鎮,當年的青春滋味,何其嗆辣啊!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5年7月11日 星期六下午5:13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