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上午7:36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11毀棄城牆

離開火車站,往林森路走了一小段,跨過護城河的短橋,就要向左走進了勝利路時,爸爸環顧四處的車輛與商店,緩緩地說:
「火車帶來了二十世紀,同時也宣告了都市防衛的時代結束了,代之而起的是交流的時代。」爸爸說得意味深長,我倒是一頭霧水,便問道:
「防衛……交流……?什麼意思呢?」
「不急,我們先說一百多年前的一場火災吧!日本明治三十四年,也就是西元1901年,北門街發生一場大火,由靠近長和宮的金德美商號燒起,延燒到北門拱辰樓,城樓付之一炬。」爸爸慨歎道。
「城門那麼美麗,為什麼不修理呢?」新世紀的開始竟然是一場大火,我彷彿聞到了刺鼻的煙味,看到了沖天烈焰,急忙問爸爸。
「晨晨何不推敲看看呢?」爸爸又再度試探我的獨立思考能力了。
「可能是沒錢吧,修個美輪美奐的城門,可是所費不貲啊!不過……當年建築石城的時候,政府就沒花什麼錢,那時候的經費都是由商人或地主捐獻的。所以我想,只要政府願意修,一定籌得到錢。那麼……如果錢不是關鍵的原因,那會是什麼原因呢?」我自言自語地想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把問題丟還給爸爸。
「古時候為什麼要建築城牆及設計護城河呢?」爸爸問我。
「當然是為了保護城市的安全!」這問題太簡單了,我毫不猶豫地回答。
「沒錯,城牆與護城河就是為了保衛這個北台灣行政中心的安全,這樣的理念我們已經在迎曦門前仔細討論過了;而且這樣的想法一直持續到光緒十年(1884),當時正值建省前夕,台北城的城牆及時完成。唯一的差別在於,竹塹城所要防衛的是島內『亂民』;台北要防範的則是帝國主義者的侵犯。」爸爸補充了關於台北城牆的故事,又延伸了我的歷史知識。爸爸幾又繼續問道:
「只是城牆真的能鞏固城市的安全嗎?」
「那也不見得,如果居民不想保衛都市,再高再厚的城牆也無濟於事。」其實,從前聽爸爸說日本人甲午戰爭(1894)取得台灣主權後,乙未(1895)攻台,兵不血刃地就占領台北城及新竹城時,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欣慰於這兩個都市的城民免於戰火的蹂躪;可是另外一方面又憤恨於守土之士怎能如此輕言放棄!
「確實如此,只是擁有城牆是守不住城市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當日本人殖民台灣後,防衛已經不是城市最重要的事了!」爸爸開始討論城市的防衛與交流了,我突然想起剛剛在火車站前,遠眺東門的光景。便說:
1930年代新竹驛前大道
資料轉載:劉兆桄網站
「是啊,剛剛我在火車站前看到東門圓環時,突然想到:火車通車當年,車站離市區還有一段距離;那不就意味著,城市必須放棄城牆,才能擁抱鐵路?」
「沒錯,日本統治台灣十三年後,才完成西部縱貫鐵路,將南北台灣串聯在一起;而沿線的火車站也逐漸成為城市地重心。在這樣的城市設計下,拆除城牆已經是早晚的事了。更何況當驛前大道,也就是中正路開通時,都市的重心移轉至東門附近,原本最繁華的北門大街逐漸被東區取代。就是在這兩個原因的考量下,被燒毀的拱宸門不但不會被修復,反而會被完全拆除,因為整個城牆都要被拆除了!之後不久,連歌薰與挹爽兩個城門也被拆了……
「真有道理!火車代表的是交流,城牆則是防衛,當火車把全台灣連接起來後,城牆當然就要拆除了!」聽完爸爸的分析,想到一本書上所登載可能是1905年拆除東門城兩邊城牆時的照片,那種斷垣殘壁的淒涼,相對於1901年的十二校運動會的照片裡,運動員背後十分壯觀的城牆,曾令我唏噓不已。再回過頭想想那兩個依附著竹塹城的潛園與北郭園也拆了,這似乎象徵著一個傳統中國的地方宗族與政府關係,至此瓦解,而一個新的時代開始。
我們不知不覺走到了勝利路與西大路交叉口,爸爸突然又問:
「晨晨是否想過為什麼這條路這麼彎嗎?」還沒等我回答,爸爸已攤開新竹市的地圖,指著火車站旁的勝利路,然後沿著護城河滑向東門城,又折回來,弧形地穿過西大路、林森路、西門街,甚至到中山路,同時念念有詞地說:
「這是妳知道的迎曦門,然後是歌薰……挹爽……,再過去就是被燒毀的拱宸門……」等不及讓爸爸說完,我大叫一聲:
「難道我們正走在城牆上?」

爸爸點頭稱讚我,然後笑著說要從南歌薰門出城,去竹蓮寺向觀音娘頂禮後,就可以散步到停車場,騎寶馬回家了。
------

繼續閱讀:《晨晨的新竹歷史踏查》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5年4月9日 星期四上午7:36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5年4月10日 上午6:37 , 葉秋美 提到...

    阿師个這本書做得看盡多遍,
    因為內容當豐富、當精采,
    愛來讀研究所以前,
    吾同事就有紹介這本書,
    該央時,厓隨去圖書館借來看呵!
    這下,又過看到若文章內容,
    又過感覺汝對新竹市地圖个研究實在深入,
    特別个係--該一條條个路摎城牆、火車頭个關聯,
    都係厓既熟悉又陌生个地景啊!
    厓想愛去買一本,好好來讀佢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