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下午4:2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螞蟻搬家
我們是螞蟻,天下雨就搬家囉!」聽了整夜的雨聲,早晨跟店主談了談雨勢後,他達觀又帶著幾絲無奈地這樣結束話題。
遠方水月宮昇平臺水深已足以沒頂
新堯灣(Siniawan)歷來幾次大水患,至今令人心有餘悸的是1963年,水漫老巴剎二樓;近來2003與2004年也幾乎淹沒了一樓,2009災情較微,但小學附近積水仍高5呎。這兒管淹水叫「鎮水」,不知何故,或許是希望河水能被語言鎮住,不再氾濫吧!2015這雨季,我飛返古晉(Kuching),碰上了五年來目睹的最大惡水。昨天傍晚,本擬自新堯灣路東側,即義山前,駛入老巴剎,野溪匯流處,河水已漫斷了道路,只得迴車改道。今晨聞說新堯灣路西側,即水月宮前已一片汪洋,徒留宮廟兀立水中。
隨意早餐之後,驅車前往巴剎,已然人車雜遝,店主紛紛決定撤離。生意本來就比較清冷的雜貨店貨物都已載走,兩間貨品盈庭的雜貨店則可能不知如何收拾,暫時尚無撤離之意。行至開張不及一年的麵包咖啡店,不見昨天光采亮麗的店面,只見店主與員工將桌椅搬上貨車後,正掂量著如何讓幾座展售櫃上車。幾間咖啡店都正忙著收拾與上車,貨車走了又來,簡單的飲料生意倒是沒停。五腳基桌前的朋友,見我四處觀望,叫住了我:羅教授,喝水!
水患裡的臨時活魚市場
這咖啡店斜對著渡口,只見三艘馬來人的小艇藉著河水漲勢,停駐巴剎巷邊,賣起了大水後易抓的活魚。帶著動力獨木舟大小的小艇上,幾十尾活魚任買家挑選,過磅再經幾番喊價後,現場剖腹清內臟,銀貨兩訖,主客皆歡。不一會兒功夫,一船魚貨悉數售罄;空的小艇離去,圍觀的華人散去;不久,滿的小艇又靠了上來,人潮便又聚集。鎮水也是門好生意,對不對?」店主指著其中一位馬來船夫,笑著對我說:昨天他才跟我收了兩千多元!
眾人協力將巴剎店主的烤箱撤往高處家屋
談笑間,麵包店來了幾位壯漢,甚至有位載著伊斯蘭帽飾的馬來男子。搬完了店面傢俱後,廚房的生財設備也一一撤離,先是儲存櫃,接著是大型烤箱,眾人花了不少力氣才一一上車。最後,最為沉重又難以施力的攪拌機還得靠一台小搬運車,才勉強從廚房移至五腳基等待上車。那情景果然像是一群搬家的螞蟻,團結合作、認命、又堅強。
羅教授,我下了重本裝潢了店裡,現在鎮水了,他們都說是我害的,不過現在我知道到底是誰害的了!」店主裝著委屈地對我說。我當即回答:「那一定是我昨天帶來的!」眾人哈哈大笑!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5年1月19日 星期一下午4:25 ,所屬標籤為 ,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5年1月23日 下午9:58 , 匿名 提到...

    「那一定是我昨天帶來的!」去年的聖誕節是我人生最重要的時刻。現在我更加肯定是羅教授帶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