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下午5:1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為了轉角花園,跟學院的派遣工友借鋤頭,不免聊了幾句。
「汝兜教授...」老人家準備開講。
「其實麼介使毋知乎!」不等他說完,我豬接杓似地揣出他的語意。
「一支碌碡幾多捻?」他笑得親切。
「呃...敢係六捻?」我憑著童年不多的農事經驗,猜了個數字。
「有一擺啊,賣碌碡介摎買碌碡介同年。」老人家逕自講起了故事。「...使摎佢講啊:『俺倆儕同年,碌碡做加一捻分汝。』」
「該係幾多捻呢?」我問老人家。老人家不理會我的提問,繼續說道:
「該碌碡拿轉去續駛毋轉鉸!」停了口氣,望著要我配合發問似的。我連忙問道:
「仰會恁仰形呢?」
「汝毋知啊,這係物理介問題。碌碡有七捻,見碰到田皮斯單捻定定,田泥摎草共下絞落泥肚。加一捻介碌碡雙捻貼地,田泥張等續著核核;轉鉸幾圈,歸支碌碡著淰淰介田泥,續變空轉咧。」
老人家故事講完了,我也記得碌碡有七片轉板。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12月23日 星期二下午5:15 ,所屬標籤為 ,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