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上午5:40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驛前小坐
週末夜在老街渡過,客廳內眾聲喧嘩,少不得煙漫茶香;電視裡管急絃繁,多的是喰辣爆笑,而我卻只想尋一方街角,圖個難得的清靜。
秋來這幾日,少去蚊蚋,多來夜涼,信步街道,只見三五年輕旅人攬著街景,在鏡頭前搞笑裝酷,我則與妻反反覆覆地踩過青石,絮聒些月疏雨急、食少夢多。
百年前的居民滿以為商道自此直上青雲,紛紛強投鉅資,於是一弧弧磚紅色的美夢便浮泛在當時新築的鐵道邊。而今浮華夢醒,儘管難掩幾絲唏噓,但留得長街清麗如霞紅,亦足夠世人低迴流連。
流連雖好,可惜這街道無處坐憩,終非待客之道;特別在這舊廟新修之際,廣場封閉,老街更形侷促。幸虧街尾車站舊址所在的天主堂重新開放,村民別緻地用了半截鐵軌,幾根柵欄及四角木亭,在教堂門前,再創了當年驛前光景,於是遊人也樂得多一分勾留的理由。
夜裡,小座驛前小亭,燈光襯照下,聖母的眼神顯得格外慈祥。臨別回眸,我不禁輕吟:「萬福瑪利亞!感謝這方街角的寧靜!」
老湖口天主堂入口的聖母像
---------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7月11日 星期五上午5:40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