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下午4:24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老街童謠
一幕童年新月的星空下,阿師、姑姑和一大堆鄰家兄弟姊妹拿著自家椅子,圍坐在街道邊的店亭下,趁著夏夜涼風,快樂地玩遊戲、聽故事。於是阿師第一次在鄰家大哥口中,聽說了老街童謠:

圳溝一條壢,下間沈增伯;
沈增伯介鋸仔鋸啊鋸下間戴文裕
戴文裕按猴下間樵頭
樵頭介門關按密,下間阿富美;
富美介人客來恁勻,下間羅漢雲;
羅漢雲介筆毛按齊,下間阿嬌姊;
………………………………………

一剎時,童年阿師眼睛睜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想著童謠中的大人:映象中的戴文裕拿著掃把在掃走廊,他的房子暗暗的,是有點嚇人;新友飲食店的老闆娘富美伯母常常跟我的阿婆聊天,還有一次她要我幫她到義信行買皮蛋,結果阿師帶著皮帶回來;羅漢雲是阿師的伯公,原來伯公也曾住在這裡,不是一直住在番仔湖的田寮……
鄰家大哥說這樣的童謠可以從街頭一直唸到街尾,可惜他不會。他還得意的說,從前小孩子沿街唱跳的時候,往往惹來大人「高毛子!」的叫罵聲…多少年後,阿師整理老街史料時,想起了這段童謠往事,於是展開了老街童謠之旅。當我向春梅姑唸出我的童年記憶時,她立刻告訴我:「不對!應該是~
 
圳溝一條壢,下間沈增伯;
沈增伯介鋸仔鋸啊鋸下間戴文裕
戴文裕黑嘴唇,下間羅漢雲;
羅漢雲糶米……
陳杰腳跛跛,下間做皮鞋
皮鞋按不好,下間范石火

此外,南片街的童謠春梅姑也有些印象:

剃頭店介水滾啊滾,下間羅仁本
羅仁本賣冰,下間羅仁燈,
羅仁燈介腳按長……
阿柳伯打酥糖,下間球場

這個老街童謠之旅才剛剛開始,我想總會喚起更多人的童年記憶,寫下更多曾經流行的童言童語。然而在拼拼湊湊地收集老街童謠的過程中,阿師的關懷倒不是想要找到一個所謂正確而完整的版本。其實住戶流動頗大的湖口老街,不同時代自然有不同的老街童謠,所以絕對沒有一個所謂正確的版本。老街童謠背後的意義在於它象徵老街緊密的人際關係,以及青年人的創造力。在這樣一個天地裡,我們甚至可以創造出完成屬於自己的藝術。如果有一天,當最新的老街童謠又在孩子們的口中,從街頭傳唱到街尾時,那就是老街生命力源源不絕的一天,也是屬於我們自己的庶民文學藝術復興的一天。
---------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下午4:24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