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上午8:3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大地生在大湖口
十八、十九世紀之交,大陸東南沿海大規模的遷徙人口偷渡入臺,半個世紀內,臺灣人口由八十萬暴增至近一百八十萬。土地需求隨著人口鉅增而愈發高漲,竹塹地區當然也捲入此一浪潮中。清廷為了台灣的治安與防止漢人與南島民族的衝突,更為了鞏固其帝國政權,於是在台灣全島挑築了一條南北向縱貫全島的土牛溝,禁止漢人跨越。大湖口被畫在土牛溝界外,屬於竹塹地區的南島民族道卡斯族人的保留區。然而渴求土地的漢人,連奪走無數偷渡漢子的黑水溝都不能阻擋,區區一條土牛溝又如何能禁止漢人染指?於是粵籍移民大膽干犯律令,越界私墾大湖口,終不能免。更何況相對於隘防艱困、土地磽薄、欠缺水源的竹塹東南北埔等山區,這塊土牛溝邊、三面環山、幅員完整、水源豐富的大湖口未墾埔地,在那些四方漂蕩、企求落腳的粵籍移民,或竹塹城內頗曉投資的閩籍業戶眼中,毫無疑問地是絕佳的選擇。於是這首詩流傳開來:

大地生在大湖口
有介金獅朝北斗
長岡來作岸
波羅把水口
誰人做得到
金銀萬萬斗

這首大湖口詩流傳甚久,確切的作者已不可考。依老街羅景輝生先手稿文字略有出入:「據聞古人所說,前清道光時代擬建新竹縣城時,政府曾派明師李博皮(諱慎彝)各處斟查地方。經過大湖口時,偶見此山特為奇異,即喝形曰:金獅朝北斗。當時擬擇此處為城址,然缺河水而作罷。口隨作歌曰:『大地生在大湖口,有個金獅朝北斗,長岡來做案,波羅把水口,誰人做得到,金銀萬萬斗。』」羅景輝又說:「(金獅朝北斗)正合楊公地理喝形取類篇,獅穴形詩曰:此地原來獅子形,穴宜高點看分明,員球左角為朝應,但得一山地也成。」稿中所稱明師李博皮就是淡水同知李慎彝,其任期為西元一八二四至一八二八年,任內築成竹塹石城,目前尚存迎曦門就是當時的東城門。
另外,依鍾義明所著《臺灣地理圖記》相關記載,稿中所謂明師,也可能是嘉慶年間活躍於北臺灣的地理明師林瑯。鍾義明採訪所得大湖口詩是這樣寫的:

大地生在老湖口,形式金獅朝北斗;
長崗嶺來作正案,波羅汶來把水口;
穴是王侯將相地,金龍到此不肯走;
誰人有福做得到,金銀財寶萬萬斗。

文字與羅景輝手稿略有出入。當年鍾義明的受訪者都說這首詩出自林瑯地鈐,然而查考現存林瑯地鈐,卻找不到這首詩。
阿師認為大湖口詩應該是湖口在地的地理師所作,為了抬高這首詩的身價,於是假託出自明師林瑯之手。有趣的是,竹塹築城之後,為了抬高大湖口身價,於是又假造了李慎彝至大湖口尋找新城址,進而讚頌大湖口地理的故事。


---------
繼續閱讀: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上午8:33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