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上午7:29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老街福佬人
老街是個客家社區,街上聽到的都是海陸客家話。可是外來兜售的小販,卻總用福佬話叫賣。於是小販的身後,總不乏邊跑邊模仿「芋粿…甜粿…菜頭粿……」小孩子們。然而,客家與福佬的遭遇並非晚近;其實,老街建成之後,即不乏福佬人來此經商,長住之後,倒也遺忘鄉音,一樣說著老街的客家話。
當年老街大興土木之時,來自新埔,已在大湖口街立足甚久的劉吉安,便在北片街建了兩間十分華麗的「劉安記」店號,經營雜貨店。劉安記的雜貨店歇業後,打算出售店面,返回新埔,而來自竹北新社的陳金雨一家三代,立刻看上這爿店面,於是這個福佬家庭就進入客家庄了。
來自新社的福佬人陳金雨專長是糕餅,由於大湖口街新建店面吸引四方商家,所以陳金雨全家遷到大湖口街,準備好好發揮自己的糕餅技術,冀盼能在客家村落建立一番事業。起初,由於語言不通,陳金雨吃了不少苦頭;然而,金雨已婚的長子清泉在兒子陸續出生後,客家話越來越流暢,並且逐漸能夠獨當一面之後,糕餅生意便逐漸蒸蒸日上了。
阿師小時候,陳清泉的妻子身體還很硬朗,炒得一手又香又好吃花生,大家都叫她「泉伯母」,她和孩子們總是說著阿師當時聽不懂的福佬話,讓人十分困惑。清泉夫妻的客家語帶著濃濃的福佬腔,然而他們的子女「屋肚講福佬,出門講客」,已經能夠同時流暢地使用福佬話與客家話。至於跟阿師同輩的陳金雨第四代子女,已經完全不說福佬話,鄉人也幾乎遺忘了他們是外來的福佬人。
當老街生意越來越差的時候,清泉跟大部份老街商人一樣,轉而前往新湖口營生。清泉看上火車站附近一家店面後,便向屋主付現買下。萬萬沒想到,賣他房子的不是真正的屋主,只是一個房客。受騙的陳清泉最後只得退回老街,也放棄了自己的糕餅傳統。
不過不像其他放棄生意的外來商人,陳金雨的後代並未離開老街,他們已經完完全全成了老街的一份子。特別是清泉的屘子根旺,在民國六十、七十年代經營的京華飲食店,在湖口地區頗富盛名。陳金雨家族的來臺祖是陳裕南,歲時吉日派下子孫都會到位於明新技術學院附近的陳裕南紀念館祭祀祖先,儀式十分隆重。

當我們用偏狹的族群觀念審視人群時,恐怕會驚訝於陳金雨決定到大湖口尋求發展的雄心。然而他們就是來了,並且成為締造湖口老街歷史的一份子。在這二十一世紀裡,更多的移民進入湖口老街,街上可以看到更多的福佬人,還有所謂的外省人,乃至外籍僱工及大陸人民。此刻,一個超越族群對立、以湖口老街自身為核心的在地社會已隱然在這裡出現。
陳泉興店號之泉字即泉州之意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6月28日 星期六上午7:29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