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上午10:08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清明

清明,我在新堯灣感受到這個客家庄似曾相識,又不盡相同的祖先祭祀習俗。
故事必須從「義山」說起,對東南亞華人而言,這名詞司空見慣,義山是書面用語,口頭上則稱「公司山」,指的是安葬死者的山頭。新堯灣街尾的山頭,就有一座義山,如果經過公司山,你的第一印象可能跟臺灣亂葬崗一般的公墓無異;可是仔細觀察,新堯灣公司山可謂牛山濯濯,全無雜草叢生的荒埔景象,看來是受到妥善的管理。
公司山的所有權歸新堯灣坡眾,而其管理者則是水月宮理事會,意謂公司山係由村落的自治組織管理,可不是什麼亂葬崗。正因為理事會按時僱工修剪草木,所以公司山總是保持平整而乾淨。特別是幾年前一座私人經營的墳山在幾公里外開辨時,竟然在報刊表示社區的公司山只是亂葬崗,沒有現代化管理。氣憤之餘,促使理事會更加強公司山的維護。
然而,這不見亂草的公司山讓我疑惑,每一座墳墓不就意味著一個家庭或家族?整理親人墳塋,不就是後代子女的事嗎?假手社區組織以完成,一方面固然意謂著鄉人相互扶持之「義」山真義;但似乎也隱涵血緣組織不若社區組織發達的跡象。
已遷居的鄉人返鄉掃墓
隨後的田野調查結果,大致上符合這一推測。砂拉越華人通常一年掃墓兩次,一為清明,一為中元。清明當天只見零星幾戶人家前來掃墓,一方面因為現代生活的工作作息影響下,清明並非週末假日,於是越來越多村民提前於前一兩週之週末掃墓;另一方面則從許多墳上未見掛上五色紙,亦可推得並非所有家族必定前來掛掃祖墳。
反之,村落所舉行「南山亭春祭」,則成為新堯灣八港門的清明盛事。南山亭位於公司山山腳下,廟中供奉感天大帝,這感天大帝乃道教閭山派開山祖師許遜許真君。一般而言,閭山派道士絕大部分法事是祛煞收妖與除邪納福,新堯灣以之為公司山的守護神,多少帶著鎮懾鬼魂的意味,反而祖先的成份降低了。
壬辰清明早上還不到八點鐘,我隨著總理福首等工作人員備妥豬羊架,乘坐貨車,在鑼鼓聲中,前往鎮內屠宰場,迎回豬羊。貨車經過巴剎時,鑼鼓聲吸引了店家以及正在享用早餐的顧客們。
與此同時,負責儀式的黃氏法師父子也已在南山亭中,布置祭典所須香燭、祭品與疏文等。廟外則舖設長型塑膠布墊,散置大量瓜果糖餅,周邊並滿插三角形的普度旗,作為普度用品。
南山亭春祭後總理福首與村民合影
經過約一個半小時的準備工作後,至九點出頭,儀式正式展開。儀式包含上香、請神、敬酒、奏表、祈願、答謝及退座等。所謂答謝係以金紙謝神,並燒化數量可觀的銀紙以致送鬼魂。儀式的末尾是搶孤,燃放爆竹後,眾人一陣狂搶,十分熱鬧。
儀式雖然已完成,但是接下來的共食活動更讓人愉悅。春祭的豬羊既經獻祭,此刻便載至義山路口不遠的慈善社分切。總理與福首皆分得豬肉一長條,其他則烹煮,作為全體參與祭典者之午餐。用餐之時,現場親切熱情,展現新堯灣八港門的凝聚力量。

清明祭祖本來是血緣組織凝聚其共同意識的場合,然而對於這個一百二十幾年的華人村落而言,祭典所顯示的血緣組織意味遠低於社區組織。了解這一點,大概也就能了解為什麼這兒的家戶內,甚至並未設置祖先牌位,也沒有祭祖儀式。只有在特定節日及嫁娶儀式時,才用紅紙寫上祖先名諱,擺設臨時的供桌,因此掃墓成為最重要的家族場合。因為人們的社會力並未留在宗族與家族,反而滋長了社區組織。
春祭後共享餐飲
---------
繼續閱讀:《阿娘的土地》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5月16日 星期五上午10:08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