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上午8:1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阿娘生

阿娘生即慈悲娘娘誕辰之口語稱呼,常見的觀音生有三天,農歷二月十九日、六月十九日與九月十九日,分別為觀世音菩薩出生、成道及出家的日子。新堯灣以六月十九日為阿娘聖誕之慶典。相對於正月十五的春遊,六月十九阿娘生的祭典簡單許多,但是為了跟阿娘慶生的文娛晚會卻長達一個月, 讓人驚歎不已。
值年總理點燃十二尺龍香,展開阿娘生慶典。
阿娘生祭典包含六月十八深夜與六月十九上午兩個階段,六月十八深夜子時一到,即為六月十九,「阿娘生」阿娘得道了。總理與福首在廟前昇平臺旁,率先點燃八港門共同敬獻的十二尺龍香,作為典禮的開始,之後就開始有民眾前來祭祀。
第二個階段則為十九日上午八點,正副總理與全體福首備妥齋蔬果品,代表村民行祭典,儀式包含請神、上香及燒化金紙。總理福首燃起三尺大香後,由廟內香公伯手持聖箁請神。得到聖箁後,總理福首開始向阿娘及廟內所有祀神上香;隨後並且再到廟旁的伯公(義文宮)上香,其過程亦同水月宮。伯公廟上香完畢,眾福首隨即回水月宮將金紙火化。至此,基本上儀式已完成了,全程約二十分鐘。隨後總理與福首再赴警察與巴剎之間的水德星君以及渡口的兩處阿彌陀上香,才算完全阿娘生祭典。
這項儀式並未請儀式專家主持,僅由香公伯口頭請神,亦不備文本。請神儀式全程不過約一分鐘,大部份時間用在點香與上香,特別是三尺長香,點燃頗費工夫。這一祝壽儀典相當簡單,僅費時約20分鐘。另外再前往義文宮、水德星君及渡口處的阿彌陀亭,一樣一一上香。九點回到水月宮,儀式完全結束,全程不超過一小時。
坡眾喜敬香油錢時,鳴鐘表達心意。
那麼,這是否意謂新堯灣坡眾不重視阿娘生?當然不是。壬辰(2012)年阿娘生正值週末,本坡與外坡信眾絡繹不絕於廟內外,供品擺滿廟內供桌,晚到的坡眾要費一番功夫,才能挪出空間擺放自家供品。而總理福首行禮之際,甚至屢屢被其他上香的信眾打斷。然而,新堯灣阿娘生的精采不在於儀典之神聖,而是凡俗「喜敬」之熱烈與虔誠。說凡俗,並無貶義,而是神聖祭典的延長與轉型。
神明聖誕之時,廟內儀典獻祭之外,更有外臺演戲助唱以娛神,這是華人迎神賽會傳統。而今傳統的危機在於戲曲文化的式微,即無演唱者,也乏觀眾;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正好促成當代娛樂文化的轉機。
自從沒有潮州戲班前來助唱酬神之後,水月宮改以當代歌唱表達對神的崇敬。先前這一活動大致持續一週,但近來不斷拉長增加,壬辰年(2012)的文娛活動幾乎持續了一整個月。
來自西馬的紅歌星是王辰年最盛大的表演
文娛活動分成兩類,歌唱比賽與歌唱表演,週間以歌唱比賽為主,週末則為專業的表演。歌唱比賽以卡拉OK扮唱,計分九組13夜進行,與賽者雖以八港門坡眾為主,但是不乏臨近或外地之參與者;專業表演由古晉唱片或經紀公司負責,表演者與主持人主要為來自砂拉越本地的歌手,其中阿娘生當夜的表演最盛大,禮聘西馬紅歌手飛來本地助唱。
一場文娛晚會所需基本開銷,少則馬幣2000元,多則接近6000元,每場活動一一來自信眾的喜敬。八港門的社區領袖與商號固然是這些捐款的來源,尚有古晉的建築、機械或貿易等公司,甚至常年以來,最大的一筆喜敬總是來自與新堯灣淵源深厚的新加坡燕窩公司。換言之,這一個月的文娛活動形同展現了新堯灣慈悲娘娘信眾的範圍及其結緣的歷史。而且在擴大參與的同時,新堯灣可貴之處在於維持傳統。第一場文娛活動必定由八港門坡眾喜敬,而長久以來和水月宮與新堯灣關係深遠的王家喜敬,也必定名列前茅。

文娛晚會期間水月宮前的夜市
壬辰阿娘生,夜風徐徐,在會場大功率喇叭播放熱門音樂下,我閒步在十餘頂帳幕臨時搭建的夜市廣場裡,等待正式的表演與隨後的儀典展開。人群逐漸擁來,各式小吃讓人難以取捨。顧客談笑間,朵頤大快;老闆則應接不暇,喜形於色。

我想水月宮理事會創造了這一個月的舞臺,坡眾或者捐獻金錢器材,或者登臺獻唱,而觀眾們心情與臟腑皆快樂歡暢。眼前新堯灣這一幅昇平繁榮景象,我回身望著水月宮,不禁輕問:「阿娘,歡喜麼?」
---------
繼續閱讀:《阿娘的土地》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上午8:15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