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下午4:2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四、八港門與老巴剎

水月宮位於新堯灣巴剎的街尾,是座觀音祠,所主祀之觀音菩薩,當地稱為慈悲娘娘,口語則更親暱地稱為阿娘。除主祀外,尚陪祀太陽星君、文昌帝君、華陀先師於左神龕;右神龕則有太陰娘娘、註生娘及三奶娘娘。水月宮的起建年代不晚於1886年;至1968年,新堯灣水月宮成立理事會,著手重建,1973年完工,即現今規模。[1]

(一)廟史

關於新堯灣水月宮之興建年代,最無爭議的時間1886年,此係依廟內「水月宮」匾額之「光緒十二年丙戌歲冬月吉立信士陳尊盛奉敬」之落款年代而得知,光緒十二年即1886年。唯廟內尚有一匾僅有「水月宮」三字,全無任何落款,筆者推測,無落款之水月宮匾額應該早於1886匾額,陳尊盛見匾額無落款亦無年份,才會又新立同文之匾額。然而即便如此,亦無從知曉無落款之匾額之可能年代。此外,又依目前理事會主席本固魯黎世雄口述,水月宮是在1870年,有善士者從河婆天竺巖佛寺,請求觀世音大士香火,經印尼三發南遷到新堯灣,設壇安座虔誠供奉。只是說法饒富意義,唯並無其他文本證據,僅能參考。
回想1874年丹尼生途經廢棄的新堯灣時,只見一片荒蕪,但此後,新堯灣開始復甦,最晚在1886年時,新的聚落已然形成。吾人之所以如此推論的關鍵在於,慈悲娘娘信仰雖是民俗與精神寄託,然而,建廟所需費用,畢竟須要士紳登高一呼,再得坡眾集資,乃可完成。因此,建廟之舉,實係村落形成,眾有餘錢,方有可能。同時,眾人捐題緣金之行為,實際上等同於地方認同意識之具體實踐。簡言之,1886年水月宮建成懸匾之日,實可以視為當代新堯灣歷史之元年。
我們何以能憑藉單單一間宮廟,推論一個聚落的歷史呢?這會不會只是譩測罷了?關鍵在於宮廟的性質。水月宮是新堯灣巴剎周邊八個聚落的共同信仰中心,當地稱為八港門。[2]這八個港門分別為友蘭路、打火石、新堯灣巴剎、大山下、單頭榴槤、加蘭依、永興港、港背(即上梯頭與下梯頭),正因為水月宮不是一般的廟宇,而是八港門公廟,因此,水月宮之興建實質上代表一個以新堯灣巴剎為中心的八港門聚落群,在砂拉越河畔形成了。

(二)信仰中心

那麼,我們如何得知水月宮是八港門的信仰中心呢?何況八港門境內廟宇不少,這些廟宇包含新堯灣巴剎周邊的義文宮、水德星君、彌陀亭、義山南山亭與地母宮;各港門的村廟則尚有四座,分別為友蘭路主祀劉善邦的善德廟、港背主祀五顯大帝的福興宮、大山下主祀水頭伯公的福興宮、以及單頭榴槤主祀孫悟空的大聖廟。至於打火石與加蘭依,皆無村廟。另外在拿督公方面,水月宮後方新建排屋及加蘭依下馬臺附近,皆有拿督公,但並未納入村落儀式中;唯一例外的是善德廟旁的拿督公,每次善德廟祭祀時,坡眾皆為同時向拿督公上香。
在這些眾多廟宇中,水月宮的特性為何?首先關於新堯灣巴剎附近的廟宇方面,1973年水月宮落成之同時,其旁的義文宮也重建完成。義文宮主神為福德正神(伯公)、左為三山國王、右有天后聖母。[3]三山國王原在往友蘭路的水站處,遷來同祀。義文宮及所祠諸神雖然與觀音同享坡眾蒸禋,但是各神並無村落集體儀式,其儀式之附麗於水月宮一如其遷建於水月宮側,附屬性質十分明顯。同時,三山國王亦唯有在正月十五慈悲娘娘蓮駕遊賞春景之時,才得以被坡眾安奉神轎,共同巡行四境。大帝水德星君與彌陀亭係晚近因應水災及渡口安全而建,儀式更形簡化,亦附屬於水月宮。義山附近的地母宮係獨立存在,但亦欠缺村落型整體儀式。
至於各港門的村廟則尚有四座,分別為友蘭路主祀劉善邦的善德廟、港背主祀五顯大帝的福興宮、大山下主祀水頭伯公的福興宮、以及單頭榴槤主祀孫悟空的大聖廟,皆有其個別儀式,但是參與儀式者僅限港門內之坡眾,重要性亦不如水月宮。
這些宮廟之中,唯一例外者為義山之南山亭,其祭典為清明,亦由八港門共同參與,因此某種程度而言,此宮與水月宮有類似地位。然而,就其管理體制而言,南山亭仍可視為被納入水月宮為中心的信仰組織中。這情形和中元及許福還福的相同,下文詳之。

(三)組織

水月宮作為八港門之信仰中心,可以從八港門祭祀組織、年度儀式與祭祀經費等項目中,梳理而出,首先在管理組織方面,目前水月宮設有理事會作為廟務與廟產的管理中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新堯灣的義山也納入了同一理事會的管轄之中。換言之,攸關八港門坡眾之信仰與喪葬,乃至相關的土地產業等,係納在同一個理事會的管理中。理事會的辦公室位於新堯灣花園之住宅區,為雙層樓房,新澆灣五個團體共用的會所,包括人聯黨新堯灣分部、新澆灣民眾聯誼會、新澆灣水月宮理事會、新澆灣慈善社及新澆灣聯友音樂俱樂部。再從近二十年先後擔任主席者,皆為甲必丹或本固魯,可見社區領袖在民間信仰佔有的可觀影響力。換言之,水月宮理事會即為社區菁英所共同組成。
這一社區力量集中化的現象,始於水月宮理事會成立之1968年,近年則有加速且更形密集的現象。
然而,此種現象並非1968憑空產生。水月宮傳統的管理組織尚有與香公制度與總理福首制度,前者據目前訪查所得,1940以來已有香公,迄今已歷8任。香公雖係事務性人員,但在未有理事會之前,實質上扮演重要影響力。更重要的是總理與福首制度,福首由八港門每年神前憑筊各選兩人出任,其中巴剎選出者固定擔任總理與副總理。總理與福首實際執行一整年的儀式活動,可謂出力;帶頭捐題緣金,而且還要高於一般人,可謂出錢;整體祭典活動之規畫又需依循傳統,並兼顧變遷而調整,是為用心。關於這一主辦儀式的制度,新堯灣坡眾都說很久很久以前就是這樣,顯示實係行之已久的傳統。
總之,未有理事會前,新堯灣水月宮已由八港門坡眾,聯合辦理儀典並處理日常信仰事務,而理事會即在這樣的體制下,進一步統合的眾人的行動與認同。

(四)儀式

新堯灣全年五大祭儀,分別為正月十五日的慈悲娘娘春遊及許福、清明南山亭春祭、六月十九日慈悲娘娘誕辰、七月十五日中元盂蘭勝會、十二月初一還福,這些儀式皆由總理與福首率領村民辦理;其他尚有二月十九日慈悲娘娘誕辰、八月十五中秋節、九月十九日慈悲娘娘誕辰、十一月十七日阿彌陀佛誕辰,這幾個儀典相對簡單,僅備少量水果及香燭祭拜,並無祭典活動。[4]以下簡介五大祭典:

1.許福遶境

正月十五日晚上八點,在水月宮廟前許福及起高燈;此一年初許福即相對於年底十二月初一的還福。許福儀式包含請神、起篙燈及上表,為時約半小時。許福以埋水碗的方式進行,所謂埋水碗即在篙燈下埋入一般飲食用的水碗,碗中放置師父所畫符令,祈求合境平安。正月十五起篙燈,十二月初一下篙燈。正月十五日前,要先準備新斬的長竹篙,篙身上設滑輪,以備昇上油燈。正月十五日新立篙燈後,每日傍晚五點將油燈放下,添油點燈後,昇上篙頭;隔日清晨五點放下油燈,熄滅火焰後,再昇回油燈。
正月十五日水月宮主神觀音遶境,八港門各設置下馬臺,以香案供品,迎接觀音鑾駕。[5]慈悲娘娘金身與香爐抵達下馬臺後,各港門的儀式專家引導福首及港門坡眾參拜。遶境活動從八點開始,至下午兩點結束,全程約六小時。本活動參與者甚眾,出動警察與民防指揮交通,是八港門年度最盛大的儀典活動,在春節尚有年味之時,令人印象十分深刻。

2.清明

砂拉越華人通常一年掃墓兩次,一為清明,一為中元。由於新堯灣家戶皆不設祖先牌位,掃墓成為最重要的家族場合。[6]
清明除了家戶各有掃墓儀式外,八港門也在義山前的南山亭,辦理春祭及普度孤魂。儀式由新堯灣儀式專家引導坡眾舉行,包含上香、請神、敬酒、奏表、祈願、答謝及退座等。儀式以金紙謝神,但大量燒化銀紙致鬼。儀式的末尾是搶孤,燃放爆竹後,眾人一陣狂搶,十分熱鬧。最後撤饌,將豬羊載至兩百公尺外的慈善社分切,總理與福首皆分得豬肉一長條,其他則烹煮,作為全體參與者之午餐。[7]

3.慈悲娘娘聖誕

慈悲娘娘祭典包含兩個部份,前者是六月十八深夜,即十九日凌晨,子時一到,就是:「阿娘生」了。總理與福首率先點燃八港門共同敬獻的十二尺龍香,作為典禮的開始,之後就開始有民眾前來祭祀。
隔天上午,正副總理與全體福首代表村民行祭典,儀式包含請神、上香及燒化金紙與長錢。這項儀式並未請儀式專家主持,僅由香公伯口頭請神,亦不備文本。請神儀式全程不過約一分鐘,大部份時間用在點香與上香,特別是三尺長香,點燃頗費工夫。這一祝壽儀典相當簡單,僅費時約20分鐘。
除了向水月宮內所有主陪祀神上香外,另外再前往義文宮、水德星君及渡口處的阿彌陀亭,一樣一一上香。村民自行祝禱,並無任何儀式專家代行。
相對於其他年度儀式,阿娘生十分簡單;真正的重點放在世俗化的文娛活動,先前這一活動大致持續一週,但近來不斷拉長增加,壬辰年(2012)的文娛活動持續了一整個月。這種聖誕儀式世俗化的現象也表現在午夜點龍香儀式,本來是待首日文娛活動結束時,才進行的點香儀式;但壬辰年提早在文娛活動的中場,便進行了。

4.中元

中元以「盂蘭勝會」的形式舉行,由新堯灣本地儀式專家負責儀式,總理福首及本固魯等人負責會場與祭品布置。[8]
會場位於水月宮昇平臺前廣場,會場最裡處設有臨時擺設的神案,含神桌及供桌,手寫的30神位牌位一張,插在香爐之中;[9]神案後方則有30件真人大小的紙製神袍掛在後方及兩側。神案前的地上則擺滿最長列普度供品,而且刻是散亂置於地上。
會場以甘蔗架設入口,門楣上有「盂蘭勝會」四字橫幅,尚有柱香燈、盥洗盆、篙燈及拿督桌。[10]
儀式分成兩階段,下午儀式專家率總理福首持香請神,整個過程並未使用文本。確定神已降臨,正副總理昇篙燈。這一階段約二十分鐘,村民便開始陸陸續上香,並分別把一些柱香也插在地上的供品。
這短暫儀式結束後,直到深夜11時,亦即子時才辭神,眾人熱烈搶收地上的供品,是為搶孤。昇平臺上擺滿八港門內外捐贈的禮籃,為免搶孤而致衝突,採取摸彩的方式,直到深夜近兩點,儀式才完成。

5.還福

還福儀式於十二月初一舉行,地點在新堯灣巴剎臨時搭建的神案及供桌,整體儀式的空間擺設及過程,近似許福。但準備了豬羊三牲及各式祭品,酬謝玉皇大帝等眾神一年的眷顧。同時,也在這一天選出下一年度的新任總理與福首。
以全年度而言,這五大祭典其實就是一個綜合性的儀典,許福與還福係以玉皇大帝為主神,在水月宮前的篙燈處舉行;遶境由主神慈悲娘娘春遊,以水月宮為核心;清明於義山下的南山亭春祭,主神為感天大帝;慈悲娘娘誕辰在水月宮舉行;中元假水月宮昇平臺前廣場辦理,請神之外,更普度孤魂野鬼。

(五)經費

新堯灣年度儀式所需費用,由八港門值年總理與福首攜帶紅單,各自前往港門內家戶向坡眾捐題。全年計收七次,分別為許福、遊神、義山美化(三月與七月)、清明、慈悲娘娘誕辰、中元、還福等。以2011年為例,五大祭典中,以正月十五日之許福遊神募集經費約一萬元為最多;還福則約四千元最少。新堯灣(巴剎與花園)人口最多,全年捐題緣金超過九千元;人口最少的永興港則約千元(參見表1)。然而,無論多寡,年度儀式所需經費係由八港門坡眾合力分攤,完全體現了八港門坡眾的社區認同與意識。
1 新堯灣八港門2011緣金收入統計表                                 單位:令吉

許福遊神
清明
聖誕
中元
還福
合計
新堯灣巴剎
1341
814
616
711
515
3997
新堯灣花園
2085
642
1103
759
738
5327
大山下
1425
1070
880
1053
694
5122
單頭榴槤
2154
1072
631
980
611
5448
加蘭依
1003
523
373
534
484
2917
永興港
290
231
160
223
120
1024
友蘭路
648
404
378
438
325
2193
打火石
538
314
260
308
164
1584
上下梯頭
807
415
385
426
318
2351
合計
10291
5485
4786
5432
3969
29963
附註:1.新堯灣巴剎與新堯灣花園屬同一港門;2.許福與遊神合併統計;3.整理義山之經費直接撥入水月宮理事會,故不在本帳簿中。
資料來源:本研究依新堯灣水月宮總理福首歷年帳簿整理。
總之,水月宮的整體儀典結合了八港門諸神的儀典,成為地域社會的核心文化象徵;而此一全年儀式上的核心地位,同時表現在八港門總理福首體制以及水月宮理事會,這兩個信仰組織結合了八港門二千多名坡眾;更加上理事會主席通常都是甲必丹或本固魯,使得地方政治與信仰之間的關係,十分密切。




[1] 依口述資料,宮廟耗資五萬令吉,19731028日落成,當時由砂拉越雲南善堂宋大峰祖師為慈悲娘娘大伯公公暨列位尊神金身主持開光典禮;丹斯里沈慶鴻受邀,主持了新廟剪彩儀式(http://towns-villages.blogspot.com/2011/03/siniawanold-town-of-siniawan-near.html)。
[2] 港門的用語十分特殊,詢及當地人,當地亦未多做思考。筆者認為港門應即Kampung之華文音譯,目前大馬華文通譯為甘榜。此外,由於八港門大部份臨河,港門似乎亦有港口之意。
[3] 關於義文宮之命名,問諸當地居民,皆語焉不詳。由於義文宮廟門右窗有「黃文彬捐建」字樣,筆者因此猜測,義文即嘉許黃文彬捐獻之義。
[4] 慈悲娘娘即觀音誕辰有三,二月十九誕辰、六月十九日得道、九月十九日出家。
[5] 書面寫成「慈悲娘娘蓮駕遊賞春景」,口頭則說阿娘出遊。
[6] 新堯灣坡眾不設牌位並不意謂不拜祖先,實際上,在重要的生命儀式如嫁娶及農曆春節前後,家戶仍有祭祖儀式,係以紅紙書寫祖先名諱,設置臨時牌位而祭拜之。此外,最近有一家戶新建房屋以為祖先祭祀之神聖場所,但尚在興建中,細節尚不得而知。
[7] 慈善社係新堯灣葬儀互助組織,經水月宮管理委員會同意,築一房屋在義山西南山麓,作為儲物、休憩及儀式場所。
[8] 本次觀察係壬辰(2012)中元。
[9] 包含玉皇大帝、慈悲娘娘、協天大帝、南斗星君、北斗星君、太陽星君、太陰星君、九天玄女、司命帝君、關聖帝君、玄天上帝、紫微大帝、王母娘娘、華陀先師、東岳聖君、華光大帝、天上聖母、真君大帝、三山國王、五顯大帝、水母娘娘、天師老祖、黃老先師、拉督公公、大伯公公、齊天大聖、龍神帝君、大伯婆婆、感天大帝、善邦公公。
[10] 依一般普度場,此係鬼席,但新堯灣眾人似乎只認定為拿督公桌。

繼續閱讀:誰的瑟冷布(之五)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12月7日 星期六下午4:23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