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下午10:36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人生充滿意外,然而接過他手上那杯溫茶時,我似乎得到了一分註定的喜悅。
    帶著研究生十餘人,在東勢的民宿裡,要過一整個星期的田野調查「戰鬥營」。學生們固然戰鬥,幾乎是一日24小時都在調查、資料整理與寫作田野筆記中渡過;而我,也背著一大堆債務上山。
    首日安頓,下午先聽完學生們的田調計畫,眾人再向北瀏覽了東勢石圍牆與校力埔一帶,順路在街上吃了牛肉麵晚餐;之後,學生寫作業,我則批改作業;首夜自然不易成眠,生手煎魚到糊爛後,不覺天已肚白。
    次日安排了在地演講,我自己卻不負責任地丟下自己的學生,驅車北上,到北埔為另一群學員演講。滿懷歉意離開東勢,數著台三線客庄向北飆行。一個多小時後,車抵北埔,電詢場地,主辦單位竟然表示演講時間已改至下午,沒來得及聯絡上我,深感抱歉。我對著鵝公髻與五指山,啞然苦笑,告以下午已有安排,無法再來,當即迴車南返。

    一樣的山路,相反的方向;不同的心情,迴異的山景。穿過竹東丘陵,渡過中港溪,再鑽進獅潭縱谷後,忽然想到不是早就想認真地看看大湖嗎?於是開進市區繞了一回,還車停萬聖宮前,進到廟裡跟恩主公行了個大禮。
    離開大湖,很快就到達南湖,再度停車在臺3線旁的南昌宮下。登上廟堂,合掌行禮後,見到廟旁的黃南球紀念廳,便進去流連了好一會兒。走回廟廊,鄉人與我相互領首,乃問客從何而來?告以新竹;緣何而來,笑云遶賞山花;熱否?則曰此廟甚涼。
    信步拜亭,觀賞對聯之時,這男子著好禮服,捧著一杯溫茶敬我,並道請入內上坐,主委等人亦皆在廟中。我受寵惶恐,連忙拜領。
    但見這男子走到供桌左角跪下,展開《三官感應妙經》,虔心默誦。他意態莊重,每次起立行禮再行跪下之際,總是小心翼翼地整理禮服後擺,並遮住鞋襪褲腳。我立他身後,默念幾行,惟不敢造次,靜靜退下。
    回到東勢,略過正午,學生問我回來得好快,開車辛苦了。我笑說一路山水人情皆好,尤其是註定了要與一位溫文爾雅的山中信士相遇。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下午10:36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