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上午8:31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週末,因緣際會參與了一場為新瓦屋花鼓隊把脈看診的座談會,各路專業人士各抒己見,從政府資源挹注、計畫書撰寫人才、表演風格、及社區資源整合等,提供升級版花鼓隊的成功要素。
這是件複雜的事情啊,先前不同場合也討論不少次,於是我聽著聽著,一時不太專心,竟然想起了那個反串空姐布蘭森(Richard Branson)。
新瓦屋花鼓表演最逗趣之處在於大小老婆跟老爺爭寵的場景,由於整個表演係男扮女裝的反串形式,同時老爺又是丑角扮相,而且這一切又是在傳統鑼鼓與陣頭步伐下進行。於是一整個「荒腔走板」的演出,反而呈現了令人噴飯的樂趣。
這樣的表演尤其在社區進行時,對於村民而言,那個妝下熟悉的莊稼漢,與妝上誇張的吃醋女,混合在一人身上,一剎時,死板板的現實與生猛的虛幻,交雜紛呈,讓人掩口失笑。
為什麼我們笑呢?
大老婆(http://www.flickr.com/photos/ddsnet/2999034200/)
好笑的不是現實,亦非虛假;好笑的是,那個我們熟悉的現實竟然可以在這個時空下,變得如此虛假。我們笑,因為反串與小丑讓我們放心地丟掉了硬梆梆的現實。
君不見布蘭森正是這樣娛樂了全世界!這個聞名全球的維珍航空老闆與亞航董事費爾南德斯打賭彼此的F1車隊年度排名,布蘭森願賭服輸,依約到對方航班客串空姐。結果,在澳洲飛往吉隆坡的機上,他剃光腳毛,穿絲襪高踭鞋,化濃妝,並穿上亞航鮮紅制服。她(他)不僅讓全機乘客笑倒,更透過媒體,娛樂了全世界。
我們笑,不是因為那一個反串空姐的男子,而是那個熟悉的大老闆居然變裝反串為一個丑角。
何不想像,新瓦屋花鼓隊在今年年底,成功地說服了上市公司的大老闆與執行長,在尾牙宴裡分飾小大老婆,然後跟著新瓦屋花鼓隊進場,為後續的表演開場。那會是一個多瘋狂的場面啊!
「新瓦屋花鼓本來就是個不正經的表演,我們就別太正經了!」我想得出神,面對著正經的座談會終場,主持人要求每位來賓30秒的結論時,一時結巴了起來……
布蘭森(http://news.sinchew.com.my/node/296449)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上午8:31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