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上午8:09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不過兩日,讓我瞧見喜悅與苦澀兩種米壽。
  週三,學院客家週的重頭戲是文學大老的名譽博士頒贈典禮,溫馨而尊榮的儀式之後,八八長者進棚接受我的現場專訪。只聽這臺灣文學之母從語言、寫作、客家到青春情愛,一派自信、風趣、堅定與坦誠的談吐,讓人驚歎又開懷。
  隔日,因公北上,回程順道彎進家中。老街店亭之下,與父母及三兩鄰舍閒談。老媼由看護扶持走來,我招呼她坐下,一如往常先說聲:「阿師啦!」老人家也應道:「羅烈師,羅烈師!」接著卻說:「裡下盡在過,話續講毋出來咧!」(註)我略略不解地安慰她說,此刻不是說得好好的!之後她努力地想跟我說某人的事,但顯然叫不出那人的名字,我猜錯了三次之後,才驚覺她說的是自己的兒子,也就是我的同學。
  也是八八老人,但這樣的午后,讓人心驚。

------
註  客語,意謂「現在好可憐,竟然說不出話了!」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5月24日 星期五上午8:09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