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2月28日 星期四,上午7:28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家書裡的辛酸與堅毅:
十九世紀初客庄新埔私塾老師的家庭與生活
羅烈師
交大客院
從前我們在學校的歷史課本裡,總會讀到政治與英雄;甚至連此刻家裡的電視裡,仍上演著大時代的風雲悲喜。然而,那些被大歷史掩蓋而終究消失的常民生活,究竟是什麼樣貌呢?

一封清道光年間的家書,透露了一位壯年攜家帶眷,自廣東陸豐河田來臺,輾轉定居新竹縣新埔汶水坑的文人晚年光景。[1]這封家書從一場感冒起始:
字示我兒知之,爾父二月十三日開學,至三月初一晚,梅秀姪起工,敬請食夜。回館,睡至半夜,身中發寒,至雞啼天亮,發熱,一連五六日夜,飲食不進;至初六日,阿招姪回家,至館相看,問及病體何樣?要請南壽看脈,身中空乏,在梅秀姪分借出錢乙百文,至初七日,招姪去請南壽叔。自己身體有疾,不能來,說症知之。起藥乙帖,服之,至初十日稍愈。目今康健,血氣有些衰弱,兒不必遠慮。爾幼弟阿桃粗安。
家書出自老父親羅鵬申之手,這一年他已高齡七十四歲,是新埔汶水坑庄一個近20口大家庭的老家長。他將一家老小交給長子照顧,獨自到街上同宗姪兒羅梅秀所開設的私塾教書,貼補家用。
或許是春寒料峭,鵬申開學後半個月的三月初一,接受梅秀開工晚宴返家後,竟然引致風寒。發燒五六天的老人家,飲食難進;直至另一姪兒阿招返家探病,才建議請同宗醫師南壽前來出診。
但是鵬申幾乎囊空如洗,只得跟梅秀預支一百文錢,由阿招請南壽前來把脈看診。不料南壽自己也生病,於是阿招口述鵬申病症,請南壽抓藥後,帶回讓鵬申煎服。三天後,鵬申雖精神氣力仍然有點兒衰弱,但已稍稍康復。
這貧窮的老教師,熬過一劫,還不忘寬慰兒子,不必擔憂。或許歡喜於自己的痊癒,也隨筆提及幼子身體大致安好;但與全信內文,實係前言不接後語。
日今館中乙十乙人,還有三人未來。自開學後,在六秀姪家中仝食,每月幫米五斗。至三月初十日,自己起煮,又無錢買風爐缽仔,又無火炭,在阿宗姑丈,拿出小鍋子一口煮食。
關於私塾的教學事務,鵬申並未多談,只提及目前有11位學生,但尚有3人未報到。家書的內涵仍持續先前關於患病之事,繼續述說自己的生活。如信中所述,私塾老師必須自理三餐;只是或許因為初來乍到,鵬申以一個月五斗米的代價,在另外一位姪兒六秀家中搭伙。信中「幫米」為客語,幫意謂贊助,在親朋家中不敢長期免費飲食,以白米贊助,故曰幫米。三月初十這一天,一個月到期,自己身體也漸康復,於是開始自己炊煮。但鵬申真是太窮了,無錢購買炊具與燃料,有的僅是從家中攜來的幾斗米;幸好在姑丈阿宗的資助下,開始自理飲食。
再者,未知家中諸事如何?又未知房屋有蓋整?如無蓋整,爾母親夜眠一床位,的要遮蓋。春雨來時,夜晚艱辛。至囑,至囑。
離家在外的老父親,最牽掛的是自己的老伴。茅草蓋頂的家屋不知加舖屋頂了嗎?特別吩咐兒子萬一還未全面整修,務必將母親臥榻處的屋頂先行遮蓋,否則在此刻綿綿春雨裡,夜晚無以成眠,十分艱辛。
再者,又未知郭頭家草地有定著否?
鵬申來臺時,夫妻及三個兒子同來,落腳關西下橫坑庄。長子因原住民與漢人紛爭而慘被馘首,全家只得退居新埔,以保安全;次子又不幸患病,散盡家貲,仍告不治。因此,來臺已三十年的鵬申一家,只能佃耕他人田園為生。此時,長子正跟郭姓地主洽談承墾荒埔之租約,鵬申關心事情有無進展,直接以客語之慣用口語「定著」,詢問兒子是否已確定此事。
孫女阿河未知有擇日歸娶?若無擇日,至冬歸娶,要言多聘金,可也。
鵬申來臺後又生三子,第三代也幾乎都是男丁,唯一的孫女此時已屆婚配之齡,貧窮的鵬申要兒子擇日,將這孫女嫁出,並且多要一些聘金。
再者,爾兄弟四人,日要勤儉生涯,晚要守顧房屋,餘無多囑。
吾兒兄弟入目
在堂父鵬申字
信末,患病初癒的老父親叮嚀四個兒子,白天要勤快工作,節儉物用;夜裡則要特別留意守顧房屋。
從這封初春雨寒的家書裡,我們看到老而彌堅的第一代移民,在綿密的親戚網絡的協助下,憑藉自己的語文知識,在這北臺灣淺山地帶,奮力求生。相同地,家書中所流露的父子與夫妻之情,更令人動容。或許對絕大多數的移民而言,從渡海到定居,最厚實的支拄,就是這張綿密的血緣網絡。
羅鵬申道光11年〈病館〉家書




[1] 本家書由羅鵬申第五代孫羅景輝收藏,又依其他家書、族譜及道光十六年(1836)門牌資料,得知本家書應該書寫於道光十一年左右,當時鵬申已高齡七十四歲,居住於新埔的汶水坑庄,而學館(私塾)最可能的地點應該關西、湖口或新埔等臨接街庄。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2月28日 星期四上午7:28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4 留言:

  1. 2013年3月5日 下午9:34 , 匿名 提到...

    唐山過台灣,沒半點錢......,客家先人文史傳承至今,能保留舊時家書真不容易。非常、非常...彌足珍貴!

     
  2. 2013年3月5日 下午10:19 , Asii 提到...

    是啊,確實珍貴;同時更珍貴是後代子孫要能看懂,而且銘記在心。

     
  3. 2013年8月27日 下午3:01 , Yaching Feng 提到...

    每一次看都還是好感動喔
    我也好希望我的祖先有留下什麼讓我追憶~

     
  4. 2013年8月27日 下午4:28 , 羅烈師 提到...

    Yaching加油,妳的展示能讓平面的文字,更形立體。阿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