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3年1月19日 星期六,下午11:18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臨行,友人提醒,別走大路,小路較快。復隨手繪製地圖,建議我繞進小鎮,再回頭右轉,取道泗里街。
    出罷詩巫城,渡過拉讓江後,見著泗里街(Sarikei) 逐公里路標,映照在午后的金陽下,我那迷路的擔憂,終於遠颺。租來的汽車收音機設定了電臺,正播著我完全聽不懂的馬來歌曲,但那節奏仍令我心情愉悅。如是我奔馳在兩側一望無際的平野上,甚至還瞧見了臺灣慣見的而此邦難得的稻田景觀。
    此時,儘管遠天幾筆墨漬,向我暈染而來,但正好行到泗里街與民丹莪(Bintangor)叉路口,我只慶幸路況確如朋友所敘。當即捨棄往泗里街的大路,順勢90度轉向,視線轉離西方鳥雲,準備進入小鎮。
    就這樣我與那安坐在鎮口的天主堂相遇,它白色鐘塔上的十字架,兀立在整個西天的鳥雲前,由不得人不流連再三,不能去云。
    但終究我得掉頭離開小鎮,用紅橋跨過拉讓江旁流後,異鄉人應聲撞進了此生最大的風雨。天色彷彿夜暮掩至,來車頭燈紛紛亮起。雨刷全不濟事,窄路中的高輪貨車射來水柱,又頻頻蒙住我的雙眼。灘灘積水,更教駕車成了行船。
    終於,我還是安然抵達泗里街。一時聯絡不上此處的朋友,於是車停路邊停車場。暴雨困我在車上,但拿出相機,端詳著雨前的天主堂,心情喜悅。有心哉這朋友,知道我必定會被這小鎮觸動,特定叮嚀我走這一遭。更感謝這狂雨,憑添此行最佳註腳。
民丹莪天主教基督君王堂及其墨漬天空
註:謹以此文向「砂拉越華族文化協會」蔡先生致意。

---------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3年1月19日 星期六下午11:18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