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上午9:00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3-2閩客交界的茄苳湖

相較於金山面波濤壯闊的社會變遷,大學進駐之後的茄苳湖,雖略受掀動,但仍一如往常般靜謐地蜷臥新竹市東南邊的稜線上。客雅溪與鹽水港溪之間的幾條小溪,三姓公溪及八股溝溪發源於此,早在金廣福大隘尚未設置前,這裡就已是隘防線所在。明湖路與南大路聯結的縣117道是舊官路,是通往竹塹城的主要道路,至今這兒的人們,仍從這兒驅車前往竹蓮市場購物。

這兒從前是漢人拓墾的盡頭,據新竹縣志記載:「土牛紅線的界址自苗栗廳屬之南港仔(向北)綿亙,接到中港之尖山而至土牛庄,再行經鹽水港、南隘、茄苳湖、石碎崙、柴橋、牛屎崎、大崎、金山面、黎(犁)頭山腳﹍」,而新竹文獻會通訊所指出土牛溝故址為:「在湖口等十二處(鹽水港)、南隘、茄苳湖、石碎崙、柴橋、牛屎崎、大崎、金山面、犁頭山、鳳山崎、波羅汶、大湖口﹍」二者大致吻合。過了這條經過茄苳湖的土牛溝,就進入竹塹東南山區,從前是泰雅族的活動範圍,直到清道光十五年(1835)姜秀鑾的金廣福大隘入墾前,這裡土地貧瘠,又源不足,土著又時有騷動,對新竹而言,始終是個偏遠荒涼的地方。
在日本時代所繪製的台灣堡圖上列有茄苳湖庄,這個茄苳湖庄的範圍較現在大,大致上等於現今的茄苳里與大湖里。我們這裡所指茄苳湖即現今的茄苳里,由茄苳湖、草漯仔、柯仔湳及龍角埤等四個村落所組成,是個閩客混居的地帶。茄苳里位於香山區最東邊,全里面積約4.4平方公里,東邊與南邊和新竹縣寶山鄉相鄰,西邊以八股溝與大湖里為界,北至中華大學,轄區內13鄰,三百餘戶,設籍居民約一千人。
茄苳湖的四個村落清楚地顯示在茄苳湖大伯公的共同信仰中,客家所謂伯公即一般漢人所稱土地公,閩南語也是這麼稱呼。土地公是中國民間信仰中最基層的神明,其職位就好像人間的村里長一般。土地公是鄉土的守護神,台灣俗諺:「田頭田尾土地公」,意謂土地公遍布各地且無所不在,凡是人煙所至之處,無論城市鄉鎮、田野山林都有土地公的存在,因此土地公是台灣最普遍的民間信仰。土地公雖官小位卑,卻是業務最繁忙的基層神明,舉凡守護鄉里、庇佑鄉民、照顧田園、牲畜、守護山林、橋樑、道路、堤防、水閘門、墳墓都是祂的職責,因此凡是地方宗教信仰、婚喪喜慶活動,都會迎請當地土地公參與。舉凡廟會遶境遊行是由土地公擔任前導開路,建醮、廟會、喪葬、做法事、牽亡時土地公要「列席」,民眾入厝、娶新婦、做彌月也不會忘記請土地公參加。
關於土地公的來源可以從兩方面討論,即「土地」與「公」,也就是土地信仰與人格化神祇兩個觀點。首先從土地信仰的觀點考察,土地載育萬物生成五穀,供給人民生活所需,因此土地崇拜是許多民族共通的信仰。中國的土地崇拜源遠流長,見於上古時代典籍的后土、社神信仰,就是土地之神,正如漢朝的文字學家許慎在說文解字續談所說:「社,地主也,從示土」,意謂社字就是由示與土兩個字所構成,由於示字偏旁的字都與信仰有觀,可知社即是土地之主,社神即土地之神。從人格化的神祇這一面向思考,土地公原屬自然崇拜而轉化為人格神。這種轉型其實是民間宗教普遍的現象,台灣民間所信奉的城隍爺、玄天上帝、三界公等,都是由自然神轉化為人格神。台灣民間人格神的土地公較普遍的傳說有兩種:一說土地公原是周代一位官員的忠僕名為張明德,因背負少主人赴任所會見其父,途中遇大雪,張明德脫衣護主而遭凍斃,臨終時空中出現「福德正神」字跡,此乃上蒼感念其忠義故封為福德正神。其二,土地公原名張福德,其生前樂善好施造福鄉土,死後受玉帝冊封為「福德正神」,因此土地公廟又稱福德廟、福德宮。
茄苳湖大伯公
由於鄉野中,田頭、田尾、水畔、樹下,伯公的數量許多,因此,茄苳里的客家居民便稱呼這個四村共同信仰的伯公為大伯公。大伯公位於茄苳國小左側,廟旁有棵大榕樹,市政府立有解說牌。民國五十七年修建現今規模的廟宇前,舊的伯公小祠就在榕樹下,所以也被稱為榕樹伯公。廟內供奉土地公及土地婆,左右牆各嵌鑲一方石碑,分別為民國五十七年(戊申年)重建及民國七十年整修之樂捐碑,兩塊石碑上,分別鎸刻了兩次修建樂捐名單各一百五十餘人,是研究茄苳湖地方社會史的絕佳材料。
大伯公年度最大的祭典是八月初一的平安戲,四村輪值擔任爐主,承辦祭典。其輪值順序是茄苳湖、柯仔湳、龍角埤、草漯,大致上呈順時鐘方向,週而復始。去年由龍角埤輪值爐主,今年則由草漯接任。就一般村落的祭典規模而言,設置爐主一名,便足以統籌辦理祭典之相關事宜;但是隨著祭典的昌盛及參與人數的增加,爐主便會區分等級,以容納更多爐主,於是便產生總爐主、正爐主、副爐主等名銜,而茄苳湖大伯公的爐主即區分為正副爐主兩層。
茄苳湖大伯公的輪值爐主之下,又以各村落為單位,分別設置「頭家」(tauge)。頭家是閩南人的稱呼,客家則稱為「首事」(shiushi)。茄苳湖大伯公下轄四庄,因此就有四個頭家。
九十三年龍角埤輪值,正副爐主分別為黃運財與賴坤炎,龍角埤的頭家為黃運光,草漯為李清潭;茄苳湖為劉秋龍;柯仔湳則為楊清溪。九十四年正副爐主草漯的劉玉海與黃運煌;頭家則分別為草漯的陳水德、茄苳湖的劉義濱、柯仔湳的彭文鍊與龍角埤的馬許秀女(參見表八)。

表八    茄苳湖土地公值年爐主頭家名冊
年度

庄別
93
94
爐主
副爐主
頭家
爐主
副爐主
頭家
龍角埤
黃運財()
賴坤炎()
黃運光()

馬許秀女()
草漯

李清潭()
劉玉海()
黃運煌()
陳水德()
茄苳湖

劉秋龍()

劉義濱()
柯仔湳

楊清溪()

彭文鍊()

頭家的主要任務是收受自己村落的「丁口錢」,上繳爐主,以支付年度平安戲祭典的費用。丁口錢的意義在於要求全村所有人口平均分攤祭典費用,如稱丁錢意即只有男丁才要攤派費用,口錢則不分男女都要分攤。不過頭家到家戶收受祭典費用時,口語上說「收丁錢」,但是實際上卻不分男女收受口錢。目前茄苳湖大伯公的丁口錢是每人五十元,全里約一千人,可以共同出資五萬元。不過實際上的金額會超過這個數目,因為必定有某些家戶或里內的商家與公司係以樂捐的方式繳付,其金額必定超過丁口錢。以九十三年為例,平安戲所收得的丁口錢共計六萬七千七百五十元,折算丁口為一千三百五十五丁,超過茄苳里的設籍人口。
筆者今年度(九十四年)三月前往田野調查時,在廟內的牆上仍看見去年及今年的爐主及頭家名單,而去年平安戲丁口錢的紅榜,亦公布在牆上,且詳細記錄著各戶的丁口數,顯然丁口錢的傳統在這個村落內仍順利地運作著。目前台灣各地的不同層級廟宇的祭典費用,大部份採取樂捐的方式,已極少維持丁口錢的制度,茄苳湖大伯公的現象,十分值到探究。
從大伯公的運作模式中,我們發現茄苳湖是個十分傳統的村落,但是千萬不要誤以為茄苳湖是個靜止的傳統社會,實際上它正面臨著可以會迅速加劇的社會變遷。這裡的居民原本泰半以傳統的水田種植為業,部分種植果樹及玉蘭花類,也有養殖鴕鳥、雞、鴨、豬等。民國七十六年,中華大學在茄苳里創校,由於學生人數眾多,帶來食衣住行等民生需求,於是居民在此建造大樓出租為學生宿舍,同時各種商店進駐,已在校門前形成一個特殊商圈。民國九十三年,第二高速公路的茄苳交流道正式啟用,配上茄苳景觀大道的完工通車,幾乎可以確定這個村落在未來十年內,必定有重大變遷。
茄苳湖另外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的居民背景,前文我們剛開始介紹這個村落時,已經談及直到一百七十年前,來自福建的移民,從海岸線往內陸拓墾,建立了香山及三姓橋等閩南社區,並且建立了隘防線,監控原住民,以確保社區安全。位於隘防線上的茄苳湖,便成了閩人拓墾的終點。這樣的局勢至金廣福大隘的建立,才發生重大變化。姜秀巒在官方號召及閩人的資金支持下,率領大批廣東籍移民自竹東方向,直接入墾北埔、寶山及峨眉三鄉,隨後便建立了客家地方社會。至此,原來經過茄苳湖的隘防線就完成失去了區隔漢人與原住民的意義,反而意外地成為閩客村落的分界線。正是因為這一歷史背景,茄苳里也因此成為閩客混居的村落。
雖說茄苳里是閩客混居的行政村,但是茄苳湖所屬四個村落閩客比例卻不相同。龍角埤在四村之中相對偏遠,且與寶山鄉接壤,客家居民佔90%以上,可以算是純客村落;相反的,草漯與茄苳湖兩個村落閩人亦佔多數,可以說是閩人村落;至於範圍最廣,人數最多的柯子湳,目前閩人與客家大概相當,但是與寶山鄉相接的幾個鄰多為客家,靠近茄苳湖的部份則閩人居多。柯子湳閩客居民的比例因中華大學的設立而產生明顯變化,大學設立之前客家居多數,設立之後,外來人口增加,閩客漸趨平衡。約略而言,茄苳里的閩客分布大致上呈現北閩南客的態勢,而且閩人與香山關係甚深,而客家則與寶山息息相關。

茄苳里的居民大都近年自鄰近地區遷徙而來,閩籍大多來自香山,客家則來自寶山。閩人之中,最有名的是被稱為「茄苳(國小)之父」的吳棋楠。吳棋楠生於民國七年,原籍設在香山村香山坑(現香村里),後來遷入茄苳村,接掌一筆數甲的土地。經過十年墾荒,吳家由當初的默默無聞,蛻變成當地首富。台灣光復初期,茄苳、東香二村因窮鄉僻壤,交通不便,未設學校,兒童上學必需步行二小時,長途跋涉到六公里外的大庄、內湖、新竹或是新竹縣的新城國小就讀,非常辛苦。民國四十四年,吳棋楠多方奔走,甚至慨然捐出大片土地,促成「大庄國校茄苳分班」的成立,並於民國四十七年改成「茄苳分校」又於民四十八年獨立成茄苳國校。
吳棋楠以校為家,完完全全發揮現代所謂「義工」精神。黎明即起的他,拿著掃帚在校園中打掃,每日下山擔水,提供全校師生飲用,親手栽植的茄苳樹與檸檬桉也日益茁壯,終成大樹。至今茄苳師生仍津津樂道他的義舉。而且,除了捐獻茄苳國小校地外,吳棋楠還捐獻了茄苳大伯公,亦即前文所談的四村信仰中心大伯公。
懸於新豐宮廟壁的金景圖
至於客籍居民都來自寶山,尤以新城最多。正因如此,茄苳湖也參加寶山鄉新城新豐宮的祭典。新城新豐宮創建於道光二十四年(1844),是寶山新城、北斗、深井地區民眾信仰中心,主神為三山國王。關於三山國王的崇祀有許多傳說,根據明潮州饒平人盛端明的〈三山明貺廟記〉的說法,隋朝時廣東有神人三兄弟,領受天命分鎮潮州的巾山、明山、獨山,日後歷朝歷代屢次顯聖,護國祐民,宋朝時誥封為「惠威弘應豐國王、助政明肅寧國王、清化威德報國王」,因此被稱為三山國王。三山國王原係廣東潮汕地區的地仰,也傳播到臨近同為廣東省的惠州與嘉應州,後來這三個府州的移民將三山國王奉來臺灣,又因為這些移民中以客家居多數,而且在台灣的特殊歷史因緣裡,閩粵認同後來逐漸轉化為閩客認同,來自廣東的人就被看成是客家人,因此三山國王也因此被視為客家信仰。
與枋寮義民廟類似的情況,新豐宮除了主神三山國王信仰的祭典盛大外,每年七月的慶讚中元祭典更受矚目。中元祭典當天,祭拜開基祖、開山祖、三軍殉難將士及男女孤魂野鬼等普渡儀式,地區信眾熱烈參與,敬備禮果、牲儀,敬香參拜,除了現場表演梨園戲外,地方陣頭如深井社區花鼓隊、新城九龍宮舞獅隊亦共襄盛舉。
今年度元宵節慶祝活動,包括茄苳湖和寶山鄉新城、深井、寶斗村四區信眾,展開一連兩天的祈福繞境活動,沿線行經轄區內的九個宮廟,所到之處信眾聚集(參考圖八)。當天中午,信眾們家家戶戶準備一道菜餚在寶山糖廠「打當晝」,共享客家美食。客語所謂打當晝直接翻譯成國語可以稱為「打中午」,大概等於國語說「中午讓別人請吃飯」的意思。
寶山新豐宮元宵節遶境範圍
茄苳里與寶山鄉這種密切的關係你是否覺得十分熟悉?沒錯,我們在金山面已經談過類似的現象。茄苳湖的情形一如金山面,都與客家鄉鎮維持密切的關係。表現在金山面是大規模的義民信仰,全國矚目;表現在茄苳湖,雖然僅是小小的跨村村廟。儘管二者在規模上差別很大,但是在結構上具有相同的意義,亦即都代表新竹市的客家社區與新竹縣客家社區之間的緊密關係。
相較於金山面近乎解組的劇烈社會變遷,茄苳湖這個閩客混居村落所受到的衝擊明顯地比較輕微。隨著中華大學的設立,學生公寓如雨後春筍般一間間冒了出來,大量外來人口湧入的結果,茄苳里五福路附近的商圈逐漸熱絡,已徹底改變了原初的鄉村風貌。然而離開新興商圈,轉入產業道路,沿著市政府設立的自行車道欣賞山林田野,那分發自於傳統的閒雅,依舊令人心醉(參考圖九)。特別是冬季油菜花盛開的時節,雙輪馳騁於嫩黃花海和白色鳳蝶間,你一定會這市郊客家村落的鄉情撲個滿懷。
茄苳湖自行車道圖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上午9:00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