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下午9:1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異鄉夜中牙痛,思及寒食帖: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
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
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
臥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
闇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
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
小屋如漁舟。濛濛水雲裏。
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
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
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
也擬哭塗窮。死灰吹不起。

    隨後寫成〈牙裂〉,卻變成掉書袋的書呆子,此番只得自作自受,再寫個註釋。
    闇中把東坡青春偷負而去的,就是那有力的造物者。東坡也掉弄書袋,說的是他那夢蝴蝶的莊周老前輩,他的〈莊子.大宗師〉說:

夫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謂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負之而走,昧者不知也。

    大宗師談的是養生,但是任憑凡人如何保養,如何匿齡於深山巨谷命,夜半那有力的賊人,早就悄悄地偷去青春,我們如何會知道呢?
    只是啊,跟這兩位老先生相比,我無病呻吟又自抬身價而已啦!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10月15日 星期一下午9:15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2年10月20日 上午9:42 , 匿名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