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下午11:01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老婆婆說:「前面這排竹林可千萬別砍掉啊,不然我們就會被貓吃掉!」她邊說邊帶我們走到曬穀場的前頭。順著她手指處,只見隔著竹林那一頭的山勢,彷彿一隻探在西湖溪畔的精靈貓咪,壓低著背脊舐水。
原來我們所在舊名老屋的劉恩寬宗族公廳,是西湖溪下游西畔的鯉魚穴寶地,屋後兩側有水井,是鯉魚的鰓,山形似魚背,公廳正是魚口。鯉魚在漢文化向來就是吉祥的象徵,傳統年畫中常見一個穿紅兜肚的男孩,身騎一尾金鱗赤尾活蹦亂跳大鯉魚的形象,正反映著年年有餘及子孫滿堂的願望。更重要的神話傳說是鯉魚跳龍門,象徵著由凡入聖的社會地位提昇。
至於貓穴,則是同側水流轉側斜斜相望的宣王宮。由於唐玄宗追諡孔子為文宣王,故稱孔廟為宣王宮。為何此處會有宣王宮呢?老地名「學堂下」透露了玄機。這兒原來是劉恩寬宗族所辦理的學堂,正式的名稱是「雲梯書院」。劉恩寬公廳前仍存兩對象徵科舉功名的旗竿石,公廳內琳瑯滿目的古今匾額,完全一幅耕讀傳家的形貌。
日治初期傳統書院一來受到日治公學校的衝擊,漸有式微之勢;其次又因戒鴉片煙而一時風行的恩主公關帝信仰中,帶著濃厚傳統詩文色彩的扶鸞民俗十分受地方知識份子歡迎;於是書院變轉型為鸞堂「修省堂」,以信仰的方式保存了傳統儒學。
及至日人殖民統治力量加深,又逢1937年後的戰時體制,開始禁絕傳統信仰,恩主公當然在禁止之列,於是修省堂便又轉型為宣王宮,藉由孔子而合法地保住了崇尚知識的傳統。
老屋是鯉魚穴,學堂下是貓穴,於是一幅鯉魚躲貓的遊戲,就在西湖溪畔的山水間上演著。想像力豐富的老屋族人,索性種了一排高高的竹行,讓貓再也找不到美味的鯉魚,令人莞爾。我不禁好奇想著,這綿延的小丘上,是否隱藏著一整座動物園呢?
這可不是老婆婆的發明,十九世紀中期,新竹鳳山溪畔的九芎林庄(今芎林鄉)甚至為了這神奇的想像,驚動了地方父母官,在地方公廟廣福宮前,樹立了一方〈廣福宮示禁碑〉:
……前嘉慶二十餘年,有棍徒將赤柯寮龍脈欲為斬鑿……,不料本年五月間,突有豪強又將赤柯寮龍脈擅行斬鑿,經該莊紳耆人等踴躍力阻,始行停止……誠恐日後又被穿鑿,則神明之宮壇廟宇被其害者難言,民間之家口墳墓受其傷者莫測……據此……合行出示嚴禁……。
這是一個關於山坡地保護的故事,地方菁英結合地方政府首長豎立此碑所關切的是「龍脈」,碑文告訴我們:「其來龍……層巒疊嶂……先年擇於公館街崇祀文昌帝君及國王聖母,所以一保地方聚而居者不下數千家……」,顯然人們相信超自然的龍脈靈力,使九芎林庄得以聚居數千家人口。
迷信嗎?其實無聊的不是答案,而是問題!在這21世紀的都會裡,大樓取代了巒頭,風水依舊在新加坡、香港、臺北與上海流轉。而且,就算是迷信好了,與其任由科學信徒的人們踐踏這方土地,無寧人們迷信地疼惜這山水大地。
劉家是西湖溪非常重要的宗族,族內的知識份子也往往是族外周邊鄉鎮的領導菁英。不過啊,別管那些陳腐的往事了,我倒寧願想像學堂下那兒,正站著一群嚴厲的貓夫子,自己則是頑皮的學生鯉魚,躲在這竹林後遊戲,還不忘告誡同伴:「躲起來,別被貓看到!」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下午11:01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2 留言:

  1. 2012年10月5日 上午6:09 , Dino 提到...

    「躲起來,別被貓看到!」:)

    相當有趣的文章。看完這篇文章後,突然覺得最近的衰事都被拋諸腦後了,我也想要 "躲貓貓" ~

     
  2. 2012年10月5日 上午9:40 , Asii 提到...

    呵呵呵...更好的解憂妙法是:就去那方山山水水走走吧!
    阿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