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下午3:51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離開臺北市客家文化主題公園,迴轉後,在師大路等待紅綠燈,準備左轉取道水源快速道路,從新店上第二高速公路,南下新竹。
    停下之前,一位戴笠蒙巾的老嫗已上前兜售玉蘭花。她的花形飽滿而修長,品質頗好。不過重點不是品質,其實是我很難抗拒這種老人在太陽下賣花的情景。很快就按下車窗,表示要買一串。
    車上沒銅板,我開始翻找背包,並隨口表示「沒零生!」
    老婦沒聽到或沒聽懂我的意思,先是說「免30啦,20就好!」
    紅燈還有60多秒,時間充裕,我又繼續找了一下,仍嘀咕沒零錢。這時她竟然說:
    「沒要緊啦,汝有過來,再過拿許我啦!」順勢就要把玉蘭花給我,不在乎她根本不知我從八十公里外來,下回經過不知是何時。
    我連忙拿了百元紙鈔給她,並說:「真敗勢,許汝找!」
    這城市充滿禮貌而冷淡的陌生人,但這辛苦營生的老婦,讓它變成我熟悉的老家鄰居。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下午3:51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2年10月4日 上午4:31 , Dino 提到...

    玉蘭花香或許象徵著城市裡正淡淡消逝的人情味,老師你也別太在意,我記得有人有算過,玉蘭花的成本非常低,買了是救他人生計,送你也只是結個善緣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