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上午9:48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我很難違抗她的柔情攻勢!
  母親農曆年時,突然身體狀況一路走下坡。除夕急診之後,跑醫院成了常事;幸好兄姊花的時間更多,我得以在繁忙的教學研究與公務間,尚不至於左支右絀。
  除了週末返回老街外,日常只能消極地電話問候;而北上開會或演講之時,則也只是順道進家門,噓寒問暖而已。
  一日自中央客院審罷論文,吃過便當談了件學術交流事後,連忙趕回老街。才進家門,正要喝水,母親立刻要我別倒,逕自走入灶下。一陣果汁機絞拌聲後,她端出一小碗公的黃金液體,並說:

  厓挑工炊好介黃菰,摎牛奶共下打,煞兜食!

  原來昨夜通了電話之後,知道我要北上中壢,早已算好時間,用電鍋蒸了南瓜,備用著等我回家。海飲之後,竟然還要續杯,結果我就喝了兩碗公大概快1000cc的南瓜牛奶,然後又行色匆匆趕回學校。行前母親還不忘塞了條南瓜上車,才讓我離開。
  早上打了通電話問她是否去街後的小公園運動了,她說:

  有啊,行六輪。汝喊厓行,厓斯會行啊。

還不忘問我,南瓜好吃嗎?是啊,當然好吃,這就是我今早的黃金早餐。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上午9:48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