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下午4:17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兩百多年前,曾經參與收復竹塹城的義民爺,而今被圍困於鐵皮圍籬中,誰來救援?


義民是清代維護地方平靖的自願民兵,殉難後或枯或榮;上焉者如新竹枋寮褒忠亭義民廟香火鼎盛,尊為義民爺;中焉者如雲林北港旌義亭義民廟,廟塚合一,尚為後人瞻仰之古蹟;其枯者則如新竹城內之大眾廟,與孤魂共祀,亦終為孤魂。


亦屬廟塚合一之苗栗市義民廟,其來歷近似新竹枋寮義民廟,惟枋寮義民廟由於十九世紀妥善的廟產經理制度以及擴張的聯庄輪祀制度,再加上1860年代戴潮春事件之後所增建的附塚以及官員獻匾等尊榮史實,便締造了粵籍(客家)全體共祀的地位。即使日人統治期間,其地位也未曾撼動。


然而,這樣的地方歷史並未發生於苗栗,因此苗栗義民廟的現況相對寥落。重以民國四十年代的耕者有其田政策,地方人士畏之太甚,處置失當,竟然使廟產所有權易為私校財團,甚且興訟生波。是故苗栗市義民廟之不若新竹風光,可想而知。


苗栗義民廟後方之義民塚則辛酸尤多,兩百餘年前埋骨之時,地方人士對土地所有權理當有所折衝,地主也應有口頭或書面承諾。然而清代至今,三易政府,土地所有權登記幾番遞邅,而今義民塚地竟然淪為私人所有。


此中究竟有無巧取豪奪,公案難斷;而土地所有權已歸私人亦為事實,且地主亦有要求遷塚之舉。至此義民塚之處境豈不難堪?所幸苗栗縣政府已於九十九年十二月公告為縣定古蹟,義民塚乃暫得喘息。



近來地主向法院提出撤銷縣定古蹟的訴訟,儘管地主敗訴,但義民塚在法條之下,竟成無主墳墓,而地主有權處理。於是地主便在義民塚周邊搭建圍籬,外人無法出入。究竟地主以此工程圍籬困住義民爺,意圖為何?令人不解。


筆者特此呼籲苗栗地方政府以及中央客家與文化單位,速速研議將義民廟與義民塚周邊畫定為苗栗義民信仰文化生活圈,整合中央地方資源,早日進行文化資產保存與客家文化生活環境營造計畫,化負債為資產,締造多贏局面。


否則,萬一遷塚而文化內涵盡失;甚或夜黑風高之時,會否塚廢爺散?則我輩悔之亦晚矣。


影片說明:徐仁清攝製苗栗義民塚3D點雲圖(上);電影一八九五預告片(下)。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下午4:17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