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羅烈師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下午10:13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乘渡船到Kpg Malayu Siniawan(新堯灣馬來村)時,另有兩人同船,一人下船後,走到車棚,騎了車就走了;另一人我能認出是馬來人,照了他下船的背影,並不著痕跡地跟著他走。
   年約六十餘,中等微瘦身形,他到巴剎購物,一袋可能是五公斤重的米,還有兩個小塑膠袋的生活用品。我可以感覺自己的隨行多少干擾他,不過也清楚他必定住這村內,一會兒就到家了。步行小段距離後,左肩似乎微痠,於是他將手掌撐住腰,減輕負擔。這姿勢讓我想起父親,他在田中扛著穀包到曬穀場時,也是這樣的姿勢。
   此時,一個念頭襲來,如果會說馬來語該有多好,可以跟他聊下天吧?我們分別走在路兩側,一會兒功夫,右行的他到家了。其實我想再拍下他進屋的背影,但那實在太打擾了吧!於是又繼續沿著村中道路前行,直到回頭走來,才再拍下他的家屋。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2年2月12日 星期日下午10:13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2 留言:

  1. 2012年2月13日 上午12:51 , Dino 提到...

    這一段記憶是什麼時候的呢? 照片在馬來西亞拍的嗎? 當時老師是去做什麼的? 另外,水是黃的,路直接就從水裡面伸出來一樣,照片看起來沒有一個比較明顯的停靠碼頭。 :)

     
  2. 2012年2月13日 上午7:34 , 羅烈師 提到...

    我剛從砂勞越田野調查回來,地點在石隆門縣的老鎮新堯灣(Siniawan)。一般小渡口就是這樣,船首的長鐵板翻開前舖,就將船與路連接了。人與機車皆可渡,ㄧ趟三塊臺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