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sii Lo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上午8:45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車窗搖下,她黝黑的臉孔帶著滿臉的笑意致歉,反而害我鎮日尷尬思量。
學院外的伯公廟坪,清晨成了早餐廣場,路過的勞工們是固定的顧客。
今晨到校後,巧逢一輛滿載飽餐工人的休旅車,正迴車取道上工。我眼睜睜地瞧見這車撞倒「草皮養護中」的告示牌,又輾過草皮ㄧ角,不待它離去,立刻敲窗攔了下來。
車窗初開,駕駛座上原住民模樣的女子,讓我有些意外。
我相信自己的不悅言語,爆發自校地被髒亂脫序侵佔經年;然而,這情緒更帶著階級與性別的傲慢。
車窗搖下,回應我的是滿臉笑容與歉意。
未來一年,我將重整廟坪,是否就要真的趕走這些早餐的勞動者呢?我鎮日思量。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上午8:45 ,所屬標籤為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