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sii Lo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下午10:06
更大
繁<=>簡
友善列印友善列印



我在鳳林

第一個清晨,穿好跑鞋,出了民宿,正猶豫向左或向右,太陽就已攀在海岸山脈的稜線上,向我招手,於是我愉悅地向東奔跑。寧靜的小路、清新的空氣、遠接山巒的路樹,與開闊的平野,這一切充分地實現了我臨出門前,將跑鞋塞入行李的得意。

首先與我相遇的是菸樓,百年前的殖民者有計畫地移民至此,在花蓮溪左岸開啟了現代史。而今菸樓殘破,一如不知換手幾度的菸農,垂垂老矣,倒是知名觀光農場的盡頭就在左手不遠處。

山一步步向我走來,硬柏油路卻轉了個九十度的大彎,於是我捨棄正道,意外地撿到生平第一次鬆軟的OFF ROAD,奔向山,奔向河。不久,割草機劃破寧靜的清晨,原來是一整排除草的果農,趁著涼爽,賣力地工作。此刻似乎不食人間煙火的我,頗覺自己礙眼,連忙加快腳步,一直跑到花蓮溪畔。箭瑛大橋那頭的山興村落在望,只是腕表提醒我已超過半小時,是該拾取回程了。回程熱鬧許多,陽光找來另一位黑衣男子在路面跟我同行。我比平常多跑了十分鐘,才回到臺九線旁的民宿。

第二個清晨,當然西行,目標是鳳凰山的水源地。九年前的桃芝颱風,帶來驚人的土石流,幾乎完全摧毀了附近的民宅工寮與渡假山莊。而今土石流的痕跡已完全消失,我跑上登山步道的平台,回望鳳林鎮上,一層淺淺的輕霧正籠罩著,朝陽中顯露甦醒中的生命力。

回程是緩下坡,加上圳路不時傳來的水聲,似乎在我腳下裝了輪子一般,不知不覺就要回到鎮上了。只是滿眼望去,一整片休耕的田疇卻令人輕鬆不起來,幸好據說「小地主大佃農」的政策,近來已有成效,已有不少年輕人回鄉耕作。

經過陸橋,跨過鐵道後,回到了早已清醒的街道。沿著中學的圍牆,體驗市場那頭飄來的人氣。這個奇妙的小鎮,竟可以讓你在一小時內從靜謐的山中,跑到最熱鬧的街肆。這是輕鬆的早晨,我比平常少跑了五分鐘,就回到了民宿。

第四個清晨,前一天意外地在蘇花與雪隧狂奔,然後又是十餘位研究生一整夜的分組討論,醒來其實沒什麼跑步的氣力。然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彷彿還換上了最低速檔,才艱苦地跑上了山腰上有名的主題餐廳。雖然不是營業時間,但是從俯看的山景與想像的夜景,不難想像它是如何吸引遠近旅人。

下山的路太陡,膝蓋受不了,一度只得改用步行。左彎拐到竹炭製作技術高超的工房瞧瞧,果然聞到空氣中的炭香味。好山好水好人情之外,就怕沒有好工作,而四處的特色民宿正意謂著觀光休閒已是小鎮重要生機。

一如前幾日,慢跑的我逢人便道「恁會早!」,令人欣慰的是,幾乎也都能得到一樣的海陸客語回應。看來,這百餘年高唱低吟的客家小鎮,歷經產業不斷地變遷,似乎仍有機會維持客家認同。

這就是鳳林,我丈量過的鳳林,花東縱谷平原最寬闊的地方,擁有六成以上的客家人,是東臺灣的客家重鎮,值得用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前來量量這兒的風土與人情。

------
繼續閱讀:馬拉松目次


你覺得:
這篇文章發表於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下午10:06 ,所屬標籤為 ,
透過此 RSS 2.0 你可以追蹤此文章的最新留言資訊,或者你也可以到底下
直接留言

1 留言:

  1. 2010年8月19日 下午11:12 , 匿名 提到...

    期待老師您期末報告的加分題唷!
    ^++++^

    by熱血青年